夜上海论坛BRE

在冷一航專心煉製無盡禁器之時,上海取出了那一尊小鼎,盤膝坐在不遠處,目光盯著鼎內。
  原本三顆消耗的雷精,在吸納了裡面的天雷宿老無意打入的天雷威能後,已經恢復如初了,和其餘的二十三顆雷精,正在一點點的吸納著剩餘的天雷威能,每吸納一絲,都能明顯感覺到它們威能的增強。
  本來只有小指頭大小的雷精,此刻已經達到了拇指大小,體型增加了一半左右,但威能卻是增強了無數倍。
  仔細觀看的話,會發現這些雷精的顏色比起以前更濃了,如同粘稠的濃霧一樣,在中央部位還有著絲絲淡紅色的電光閃爍而過,這是存在百年以上的雷精才具有的異象。
  而達到千年的話,雷精整體會變得如同液體一樣粘稠,內部的電光會化成雷紋,屆時會帶有天雷之威,哪怕是靈王境界的高手,也能在瞬息滅殺,若是達到萬年的話,將會化成雷靈。
  駕馭神雷的雷靈,哪怕是靈聖境界的高手,也不敢輕易去觸碰。
  只是成為雷靈的條件極為苛刻,需要大量雷電之物來滋養以縮短時間才行,可這雷電之物極為難尋,頗耗費時間,運氣好的話,上百年也許就能成型,上海也沒奢望過這一點,反正先滋養著,等雷精吸完這裡面的天雷威能,應該足以成為自己的一大殺手鐧了。
  在鼎的另一側,則是上海之前收納的三名妖族長老的異血,說起來,這個小鼎也頗為奇特,裡面存放的異血蘊含的威能如初,沒有絲毫減弱,就像是剛剛採集到的一樣。
  沒有多想,上海倒出了一些異血。
  之前他不敢煉化,是因為當時境界才只有靈師三境巔峰,在上一次感悟和印證冷一航的道紋後,吸納大量的天地元氣,突破到了靈師五境,太古天魔軀的威能增強了不少。
  如今,可以嘗試一下煉化了。
  紫色的異血落入手裡,上海頓時右臂一沉,差點將異血灑落在地上,好不容易才將它穩住,心底卻暗暗咋舌,這異血僅僅只有一滴,竟然就擁有了數千鈞的重量。
  要不是太古天魔軀足夠強悍,換做常人用手去接這異血,恐怕手臂早就被震斷了。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
  這異血來自於妖族長老,而那三位妖族長老顯然都是遠古荒獸後裔,雖然血脈早已稀薄,擁有的威能更不及先祖荒獸的萬分之一,但僅僅只是萬分之一,蘊含的威能也是十分可怕的了。
  根據古籍記載,遠古時期,有些體魄恐怖無比的荒獸,蘊含的異血就重達萬萬鈞,一滴都能震跨一座山脈,總是削弱了萬分之一,遺留下來的至少也有萬鈞左右的力量了。
  “當初那位妖族長老雖達到靈王境界,但卻是無法完全發揮出這異血的全部威能,不然的話,哪怕是破虛宗子也未必能夠如此輕易將他們斬殺……”上海心中喃喃道。
  如今的妖族已不復當年先祖荒獸之威了,不然他們何必在面對北境聖地和九大派的時候,還要東躲西藏,說明妖族早已沒落,這一次前往萬劍墳,應該是打算找到聖主遺留的驚世秘藏,以此來興復妖族。
  不過,妖族的存亡,與上海沒多大關係,現在他所想要做的就是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面對天雷宿老時,那種無力感,令他深深的意識到了,實力的重要性,沒有力量,就無法掌控自身的命運,誰都能欺辱自己,誰都能隨手捏死自己,唯一能夠依仗的也就只有自身的不斷變強。
  “修羅血刀”運轉而起。
  上海手中的異血逐漸化去,一絲絲異血精華,透過他的臂膀,緩緩的湧入體內。
  嘭……
  體內傳出陣陣巨響,渾身肌肉猛然發緊,一根根青筋不斷迸露而出,骨骼發出咔嚓咔嚓的脆響,彷彿被某種無形的可怕力量擠壓,幾乎快要爆碎了一樣,就連血肉都要被崩碎了。
  上海的額頭上佈滿了冷汗,臉一陣紅一陣白,口鼻急促的吸著氣,此刻的他正在承受著異血威能帶來的衝擊。
  這異血不愧是靈王境界的妖族高手所留,具有的威能極為可怕,僅僅一滴,吸納和煉化就如此痛苦,若不是太古天魔軀足夠強橫的話,換做常人早就被震死當場了。
  他也想過,像以往一樣用其餘廢棄物來抵消異血蘊含的威能,但最後還是放棄了,因為他發現,廢棄物在削弱異血的威能的時候,也在減少異血蘊含的血煞之力,這樣做的話,等於在浪費異血。
  良久!
  上海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漲紅的臉恢復了正常,看了一眼體內,神色露出一絲欣慰。
  果然,以身體吸納異血,增長的血煞比想像中的要多得多,原本一滴只能增長三四道,但這一滴卻讓他增長了九道血煞,雖然承受了不小的苦楚,但對他來說,很值得。
  要知道,血煞凝聚越到後面,就越難,對異血品質的需求也就越高,一滴異血能增長九道血煞,已經算是非常多的了,小鼎內的異血雖不多,但也有一個小盆的量。
  繼續!
  上海倒出了一滴,繼續痛苦而快樂的吸納著,隨著最初的痛苦,他逐步適應,到後面已經麻木了,體內的血煞不斷增多,一道接一道,在他的周身來回流轉,盤旋在小腹處的血煞凝聚的越來越多。
  一道又一道的血煞凝成。
  不知過了多久,上海的身體幾乎都快變成血紅色了,彷彿從血池中撈出來的一樣。
  呲呲……
  周邊的氣流受到了莫名的力量引動,迅速旋繞而起,原本無形的氣流,彷彿被浸染了一樣,變成了血紅色,一絲連一絲,顏色越來越濃,彷彿絲狀的血刃逐漸成形。
  隨著時間推移,積累的血刃逐漸增多。
  最後一滴異血煉化的剎那,彷彿一滴水落入了沸騰的油鍋中一樣,體內的血煞翻騰了起來。
  咻……
  三千血煞衝射而出,在上海的頭頂上方,凝聚成為了三道巨大的血刃,強盛至極的殺念,令周邊徹底禁止了下來,蘊含著強大凶威的血刃,沖天而起,帶著斬天破地的可怕威能,瞬間切開了虛空。
  正在一旁煉製無盡禁器的冷一航,目光一凜,迅速轉過頭,當看到環繞在上海身周的三道散發無上殺念的兇威血刃的時候,神色微微一變,在他眼中,這三道血刃的威能是無法威脅到他的,但是上方的極致殺念,卻令他徹底動容了。
  “這是修羅血刀……”
  冷一航目露詫異,旋即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林兄弟竟學會了這等可怕的功法,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他的潛力……”此刻的他目光變了,此刻的上海已經在他心中升到了同等地位。
  修羅血刀!
  雖然冷一航沒有見過,但卻是聽聞過。
  乃是萬古歲月之後,一名赫赫有名的人物根據天書領悟出來的血殺天道功法,這個名為修羅的人物,在三千年前極負盛名,特別是在中荒內,兇名赫赫,哪怕是中荒的四大修煉聖地的執掌者聽聞到這個名號,都聞之色變。
  據說在當年,此人只是一名靈聖境界的高手而已,但卻在機緣巧合之下,獲得天書一卷,苦修三十餘年,領悟出血殺天道功法,並以此命名為“修羅血刀”,傳聞中,此人曾在靈聖巔峰境界時期,遭遇到一名天道初境的仇家尋仇,而此人只用了一刀,就斬殺了那名天道初境的巔峰高手。
  從此之後,修羅血刀之下,無一活口,而死在修羅手中的人物,聽聞還有聖主這一層次的,當年風光無限,所過之處,無人敢與之為敵,而此人所憑的正是“修羅血刀”這一套罕見的血殺天道功法。
  之後,修羅便不知踪跡,再也沒人聽聞或是遇到過他。不過,這套“修羅血刀”的功法卻是傳承了下來,曾一度引起中荒的各大勢力血拼和搶奪,最後被其中一個聖地獲得。
  可是,此功法極為詭異,那個聖地傾盡了所有絕頂天賦的子弟,都無人能夠學會,就算有那麼一兩個,只修到上百血煞,就無法再進一步了,最後從一名隱世奇人口中傳出,此功法邪異無比,非真魔不可學。
  聖地依舊不願輕易放棄,嘗試了五六代弟子後,依舊沒有任何成就,無奈之下只好將此套功法捨棄。
  三千年來,此套血殺天道功法傳遍了大荒,但能夠學會之人,寥寥可數,而能將之修到百煞之上,更是無比罕見,而達到千煞者,數千年來,從未出現過一個。
  有人曾說,修羅所留的“修羅血刀”是故意修改過的,並不是正確的“修羅血刀”,不少人都相信了此事,以至於“修羅血刀”流傳雖廣,但卻極少有人會去嘗試修煉。
  三千血煞……
  冷一航都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眼前這位新任兄弟,給他帶來的驚喜實在太多了,才靈師五境的實力,就已將“修羅血刀”修煉到了三千血煞的程度,若是境界再高一些,達到靈聖境界的話,憑著這套血殺天道功法,同階之中,除去各大聖地傳人和天賦異禀的宗子外,鮮少有人能與之抗衡。
  更何況,上海不止學有“修羅血刀”,而且還早已領悟自然道韻,以靈師境界凝出靈識,更是學會了“萬罡殿”的鎮殿奇功,假以時日,成就恐怕不在當初威嚇整個中荒的修羅之下。
  綻開的三柄血刃,在升至高空後,緩緩的落了下來,從上海的腦門後方重新回到了小腹中。
  雙目一睜,無邊的殺威閃爍而過。
  承受的痛苦總算沒白費,上海吐出一口濁氣,三道血煞之刃,每一道都擁有著靈王一界的威能,三道齊發,哪怕是靈王一界的高手,也別想輕易避開這一道攻擊。

上海飞机店2021

恍惚間!
  眾人又回到了原本的方位,神情頓時變得古怪起來,方才並非是進入真正的寒冰世界,而是因為大道韻律帶來的一種天道幻象罷了,而能夠以聲音催動這等幻象者,今後將來的成就將遠遠超越靈聖境界,達到天道初境,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天雷宿老雙眼下意識閉上,激射而出的兩道可怕至極的電芒,頓時被憑空而現的極度寒氣給凍住了,牢牢的鎖在裡面,無法動彈分毫,而他本人則蹭蹭朝後退了三步,才勉強穩住身子。
  原本紅潤的臉龐,此刻變得白皙起來,再度睜開的雙目,眼神中充滿了忌憚之色。
  不止是他,就連兩位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也是神色凝重的望向山谷方向,破虛宗子等人也察覺到了不對勁,一個個臉色都不大好看,縱使沒有直接面對,方才溢出的威能和道韻極為恐怖。
  唰……
  虛空裂開了。
  一名滿頭銀髮如霜的中年男子憑空而現,長發隨風而舞,每一根都晶瑩剔透,像是冰晶般,閃耀不凡,他就這麼靜靜的站著,但整個人卻彷彿融入了整個空間,整個天地中一樣。
  此人的出現,令天雷宿老等人神色微變,嘴巴蠕動了幾下,艱澀的嚥下了一口唾沫,目光中帶著濃濃的羨慕和嫉意,以他們這等境界,如何看不出來,眼前的中年男子自身大道韻律已成,破入了靈聖中境了。
  僅僅如此也就罷了,眼前的中年男子與他們之前所見的全然不同,彷彿經歷了一次脫胎換骨的巨大變化。
  “冷大哥……”上海驚喜交加。
  “林兄弟,為兄這次能夠堪破心魔,達到靈聖中境,還多虧了兄弟的當頭喝問,這是為兄欠你的第一份情,其次,你顧念兄弟情分,謹守此地,替為兄護法,如此重大情義,為兄永世難報。從今日起,凡是與你為敵之人,就是與為兄為敵!縱有一口氣,為兄也會斬其到底。”
  冷一航說到後面那句話,幾乎是一字一頓,語氣鏗鏘堅決,令人不敢質疑他的決心,在說話的同時,目光冷冽的掃過眾人。
  無論是天雷宿老還是其餘二名靈聖境界高手,都禁不住臉色微微一變,但他們卻沒說什麼,而是有些尷尬的避開了冷一航的目光,至於破虛宗子,臉色當場沉了下來,卻是不敢與冷一航對視,以免再度遭來橫禍。
  上海沒多說什麼。
  冷一航這等至情至性之人,一旦開口,永世都不會變的,至於現在不動手,他也能理解,畢竟天雷宿老等人可是三位靈聖境界的高手,他才剛剛突破靈聖中境,境界還未完全穩固下來,最多斬殺一兩位而已。
  現在殺了,只會惹怒北境聖地和八大派,冷一航倒是不懼,以他靈聖中境的實力,又是孤家寡人一個,隨時都可以橫渡虛空離開,可上海呢?到時候可就要承受北境聖地和八大派的滔天怒火了。
  冷一航沒有動手,就是為了上海考慮,暫時不想與北境聖地和八大派徹底撕破臉皮,若只有他一人的話,是不會顧及太多的。
  “恭喜冷道友突破。”天雷宿老哈哈一笑,拱了拱手,雖說是恭喜,但語氣卻帶著一些酸酸的味道。
  “冷道友如此年輕,就達到靈聖中境,他日前途無量了,方才在下所說的還算數,不知冷道友是否願意加入我烈陽派?以冷道友之能,他日定是我派的太上長老。”如烈日般的靈聖境界高手開口說道。
  至於之前的事,他們彷彿在同一時刻選擇忘記了一樣,決口不提。
  “烈陽派有什麼好的,不如入我毒煞殿,在下可以保證冷道友的待遇將比在冷月宮高,無論是秘典還是道紋,都任由道友參悟,如何?”渾身劇毒的靈聖境界高手開口了。
  “我冷一航這一生只加入冷月宮,絕不入第二個宗門。”冷一航毫不客氣的回絕。
  兩位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不由面露尷尬,沒有再繼續糾纏這個話題,而是隨口聊了幾句。
  看著這些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坐在一旁恢復的上海,不由一陣啞然,方才還打生打死的,一轉眼就徹底變了,此刻哪還有幾分搏殺的模樣,完全是朋友在交談。
  甚至還打算繼續拉攏冷一航。
  不過想想也是,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無一不是活了上百歲的人物,什麼世面沒見過,臉皮早就煉得比城牆還厚了,如果沒有致對方於死地的把握,他們是不會完全撕破臉皮的。
  縱使打生打死的,只要有迂迴的餘地,他們還是會選擇迂迴,而不是拼死相鬥。
  “在下還有要事在身,冷道友,先告辭了。”
  “我也走了。”
  “在下也準備走了。”
  天雷宿老等人接連告辭,三人並肩而行,顯然是怕分開後,冷一航對他們各個擊破,兩者相差了一層境界的實力,單獨一人,哪怕是天雷宿老,也未必是此刻的冷一航的對手。
  呲呲……
  虛空被撕裂。
  天雷宿老等人消失在了眼前,就連破虛宗子等人也沒有再繼續逗留下去,他們可不敢獨自面對靈聖中境的絕頂高手,沒有了靈聖境界高手的牽制,他們就算全部聯手,也不是冷一航的一手之合。
  目送這些人離去後,冷一航轉過身,從身上掏出了妖族聖骨,遞了過去,“兄弟,這次為兄能夠有如此大際遇,你功不可沒,此物還於你,對了,此物上方的道紋極為玄奧莫測,蘊含的威能連我都不敢輕易觸碰,你切莫急功近利,去印證與觀摩此物。”說到後面,他鄭重告誡了一聲。
  “嗯!我不會輕易去印證上方的道紋,冷大哥,感謝的話就不用多說了,能遇到你,是小弟的大際遇,再說了,你不是也救了我兩次?”上海收回妖族聖骨,笑了笑說道。
  “呵呵……”
  冷一航灑然一笑,沒再多說什麼,因為說再多也沒用,這份重情他已經記在了心裡。
  咚……
  上海臉色微微一變。
  “怎麼了?”
  “沒什麼,有三個傢伙快要破開我的無盡禁器了……”上海從天罡戒從取出了無盡禁器。
  只見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正聯手破除裡面的禁制,上千禁制已經破除了九成以上,只剩最後幾個禁制了,一旦破除這幾個禁制,這三人將會破開無盡禁器衝出。
  “混賬小子!等我們突圍出來,定將你碎屍萬段。”
  “碎石萬段,這也太便宜他了,我要將他抽筋扒皮,一點點的折磨死他,還要煉他的魂,鍛他的魄,讓他永世不能超生。”
  “我要吃他的肉,啃他的骨頭……”
  陰測測的怪笑從禁器內傳來,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對上海可謂是恨之入骨,在這無盡禁器內,他們受盡了煎熬,現在總算熬到頭了,終於可以破開這個禁器,斬殺那個可惡的小子了。
  “愚蠢之輩!”
  冷一航臉色當即冷了下來,在山谷內他雖在抵禦心魔,但靈識卻能感覺到谷外的情況,這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正是第一批鬧事者,若不是上海將他們制服的話,一旦這些人進入山谷,他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嘭嘭嘭……
  三聲脆響,無盡禁器破開了,三道流光射出,迅速化為了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只不過此刻的他們衣衫襤褸,頭髮散亂,哪還有一絲靈王境界高手的風範存在。
  見到上海的瞬間,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目露兇芒。
  “臭小子,你死定了……”
  “給老夫去死!”
  “別一下殺了他,先斷他四肢,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三人連連咆哮著,說完就要出手。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是你們的想法?”
  冷冷的聲音從旁側傳來,充滿了極致的寒意,直透入他們的心臟內,令心臟短暫停止了跳動,三人不約而同轉過頭,當看到滿頭晶瑩白髮的冷一航的時候,神情完全僵住了。
  恐怖無匹的氣勢,頓時令他們三人如陷泥沼,比起身體上的壓力,更為難受的是心裡的,他們還未享受脫困而出,報復對手的欣喜,就徹底陷入了另一個更為可怕的絕境。
  靈聖境界……
  三人完全能夠感受到眼前這位銀髮男子身上蘊含的可怕威能,這是一股足以將他們絞成粉碎的力量。
  “不……”
  “前……前輩,誤……會,誤會啊!”
  “不要殺我們……”
  三人面露驚恐,才剛開口,卻忽然發現,不知何時自己身上已經被冰晶徹底凍住了。
  身上的血肉和骨骼,正被刺骨的冰寒破壞著,更為可怕的是,每一寸,每一分的破碎,而且帶來的是極致而無法忍受的痛苦,偏偏他們卻又無法昏厥,只能硬生生承受著,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破碎……
  冷一航看都沒看這三人一眼,因為這三人已經是死人了,而是徑直走過去,伸出手,道:“把那個地器給為兄看看。”
  “哦!”
  上海應了一聲,將無盡禁器遞了過去。
  接過無盡禁器,冷一航隨手翻看了一下,眉頭微微一顰,道:“這地器被破壞過,威能喪失了大半,後來又被修補過了,雖然這些修補方式很高超,但修補之人手法頗為稚嫩,以至於此物難以復原,只能發揮出原本五成的威能,而且還只能用數次……”
  聽到這些品評,上海不由感到臉部一陣發燒,“冷大哥,這地器是小弟自己修補的……”
  “你修補的?”冷一航愣了愣,旋即抱歉道:“不好意思,為兄唐突了。”
  “沒事,第一次修補,難免會有些問題。”
  “你第一次修補地器?”
  冷一航怔了怔,訝異的目光看著眼前的上海,得到後者確認後,不由目露讚許之色,“沒想到小弟你對法器還有這般天賦,首次修補就能將地器修補成這樣,已經算是不錯的了,為兄還是修補了多年法器,才勉強達到這等程度呢。”
  “大哥過獎了。”
  “不是過獎,確實不錯,可惜,此物只能再用一次,而且威能不足原本的一成,為兄身上還有一些材料,就幫你修補一次,不過無法復原,頂多也只能再用一次罷了,威能應該可以增加一些吧。”
  冷一航說完,不容上海開口,已經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不少珍貴的材料,其中還有罕見的精金之類的,分出一部分可用材料後,他將所有材料捏在手裡,一股冰寒至極的焰火油然而生。
  道火……
  上海吃驚的看著那一團散發著極致冷意的焰火,這是靈聖境界的高手才能掌握的道火,由臨摹的道紋凝生而出的,比起煉火不知強了多少倍,隨著道火的出現,冷一航連連打了幾個印訣,隨後一絲絲的冰寒道韻從他體內溢出。
  “大哥你……”
  上海大驚,這冰寒道韻可是冷一航自身的領悟的道韻,對於靈聖境界高手來說,比起生命精元還要珍貴,因為用一分,就少一分,必須得耗費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潛修才能恢復過來。
  沒有任何一位靈聖境界的高手願意用自身道韻來修補地器的,除非這個高手壽元將盡。
  “無需多言,這是為兄的一點心意。”冷一航打斷上海的話,繼續專心煉製手中的無盡禁器。

杭州私人高端SPA

死了……
  一位靈王一界的高手,就這麼死了?
  青炎等人喉嚨鼓動,臉色泛白,難以置信的看著被斬成兩半,從天空砸落而下的禿頂老者。
  這可是靈王一界的高手,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如果被高境界的對手斬殺,他們倒還不至於這麼心澀,關鍵是,禿頂老者是被一名靈王五境的傢伙給親手斬殺的。
  雖然禿頂老者輕敵在先,但不管怎麼說,他畢竟是靈王一界的高手,被比自己差了整整一個境界的高手擊殺,而且還是在短短兩個呼吸之間,哪怕是五行族的絕頂天才,也做不到這一點。
  這等可怕的威能,不比聖地那些嫡傳的聖女和宗子差多少,甚至還可能在他們之上。
  “能夠瞬間斬殺高一境界的靈王一界高手,下方那個傢伙定然擁有強大的重寶……”青炎沉聲道。
  “重寶……”
  其餘三名靈王境界高手眼中的驚恐之色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滿眼的炙熱,活到他們這等年紀和境界,自然清楚重寶的重要性,持有一般的重寶就擁有越階斬殺對手強大威能,若是再強一些的,甚至越兩階。
  靈師五境,就能越一個境界斬殺靈王一界的高手,沒人相信對方是依靠自己的實力,絕對是獲得了某種強大無比的重寶。
  這等寶物在靈師五境的傢伙手裡就能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威能了,若是在靈王境界高手的手裡,縱使就是面對靈聖境界的高手,也可能有一戰之力,在這妖魔戰場內,靈聖境界的高手已經是最頂端的存在了,若是能夠抗衡的話,說不定收穫會更大。
  別說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哪怕是說出這句話的青炎,都禁不住一陣心跳加快。
  “此人守住這座山谷,定然是發現了什麼,有可能還有重寶出世。他手上持有的重寶,定有限制,無法連續發揮出強大的威能,不然先前也不會冒充破虛派子弟,打算將我們驚走。”青炎分析道。
  “青道友說的沒錯,方才山谷出現異象,而我等放出靈識查探,卻被山谷所阻,定是有重寶出世。”
  “此人境界不足,難以發揮出持有重寶的威能,我們四人聯手出擊,分化重寶威能,等將此子斬殺之後,再商討分配他身上的重寶,大家覺得如何?”
  “行,就這麼辦。”
  青炎等人很快達成了協議,四人迅速分開,其中三人繞飛了一段距離,將四個方位全部堵截,以免下方的靈師五境高手逃脫,至於此人的生死,早已在他們執掌中。
  “讓老夫先來。”
  青炎臨空攝下,雙目閃耀著灼熱的火芒,長袍獵獵作響,原本枯瘦的身段,迅速膨脹變大,乾癟的肌肉漲大起來,枯槁老皺的皮膚猶如玉質般光滑剔透,渾身骨骼啪啦作響,像是爆豆一樣。
  這是他一直修煉,但卻極少施展出來奇功。
  哪怕是三位與他相交多年的靈王境界高手,見到青炎此刻的變化,也不由大為吃驚。
  “煉火渡身功,他竟將此功法修成了……”
  “青炎這老狐狸,竟然偷偷將這最難學的煉火渡身功練成了,而且還瞞了我們這麼久,難怪他之前信誓旦旦的說,此趟進入妖魔戰場,有很大的把握能夠全身而退。”
  “此功法極是玄妙,據說乃是火族的一名聖祖遺留下來的絕頂神功,修煉之後,全身威能融入肌體之中,每一個舉動都有千鈞之威,體魄更是堪比中階玄器,難以破除,更別說與之相敵了……”
  三位靈王境界的高手臉色有些難看,青炎率先出手的舉動,赫然是打算獨攬那件重寶,就算他們現在想要追下去,也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先看情況,再做下一步打算。
  呲……
  青炎身如青銅,整個人就像流星墜地般,震得虛空不斷晃蕩,雙掌舞動之下,更是震得空間轟隆作響,這每一掌推出,都有千鈞威能,有著強大體魄支撐,他無所畏懼。
  “是你……”當看清下方之人的面容的剎那,青炎臉色驟然一變。
  “好久不見了。”上海咧嘴一笑。
  “混賬小子,我三弟在何處?”青炎怒喝道:“你到底把他怎麼樣了?快將他交出來。”
  “他?死了。”上海說道。
  “死了……”
  青炎一怔,旋即神色變得陰冷無比,豆大的眼珠中,兇芒閃現,濃郁的殺意破體而出,“你殺了我三弟,我定讓你生不如死。”
  說話間,他的雙掌轟轟的砸落而下,每一擊都震得方圓百丈轟隆作響,為了不讓上海施展出重寶,他直接欺身而上。
  雙拳微微一捏,磅礴而宏大的威能,從體內溢出,上海嘴角噙著一絲冷笑,如果對方用秘術的話,他倒還擔心,可若是拼體魄,他完全不懼,縱使青炎實力比他高一個境界。
  雙拳橫空砸出,拳頭上神芒環繞。
  太古天魔軀的優勢徹底顯現而出,可怕的體魄支撐下,雙拳與雙掌撞擊在一起。
  源源不絕的威能,從身體的深處衍生而出,上海完全被金色光芒包圍,像是金甲天神降世,雙目中精芒閃耀不絕,渾身上下的魔紋,瑩瑩流轉,越加顯得不凡,每一拳轟出,都像要將整個空間給徹底震碎一樣。
  嘭嘭嘭……
  拳掌交擊。
  看得上方的三名靈王境界高手瞪目結舌,一個個嘴巴張得大大的,眼珠幾乎都要瞪出來了。
  這太不可思議了。
  區區靈師五境的傢伙,體魄竟不比修煉了煉火渡身功,實力達到靈王一界巔峰的青炎差多少,若不是親眼所見,他們幾乎都不敢相信,真有人能夠以低一個境界的體魄,對抗高一個境界的煉體高手。
  太可怕了……
  這個小子到底修煉的是何等神功?區區靈師五境,就能越一境界對敵而落於不敗,若是達到靈王境界呢?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彼此面面相覷,難掩目光中的震驚。
  相比起三名靈王境界高手的震驚,青炎更是驚駭和難以置信到了極致,每一掌拍在對方的身上,感覺就像是打在高階玄器上一樣,不但難以震傷對方,反而還被對方反震。
  這也就罷了,每一掌的千鈞威能壓在眼前這小子身上,都會被他這古怪的體魄給消除掉。
  更為可怕的是,此子的體魄強橫度,遠遠在他之上,若不是因為兩者境界相差了整整一境的話,單憑這等可怕的體魄,都足以將他震殺。
  隨著不斷交手,青炎從最初的驚駭,漸漸的生起了懼意,當初他追殺這小子才多久,才不到數個月的時間,那時這個小子東躲西藏,幾乎沒有絲毫還手之力,而此刻竟憑著可怕的體魄,比他低一個境界的威能,與他勢均力敵。
  若是再放任這個小子成長下去的話,不用三年,五行族內將無人能夠壓制此子。
  青炎越想越懼怕,有些後悔了,但是此刻,他必須得轟殺這個小子,不然若是放跑了這小子,今後死得將會是他。
  “諸位,這小子體魄特殊,不易擊殺,若是讓他祭出重寶,我等恐怕要費一番手腳了,快快一起出手,先震殺此子。”青炎趕緊喊道。
  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雖然有些腹誹青炎的做法,但他們也明白,必須得先聯手解決掉這個小子,當即三人飛掠而下,從三個方向同時出手。
  來了麼?
  上海雙目一閃,他特意與青炎交手,等的就是這一刻,體內的所有血煞飛掠而出,一千八百多道血煞齊齊發出的威能是何等可怕,之前的禿頂老者就是被這些血煞斬殺。
  面對這些可怕的血煞,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頓時不敢硬碰,紛紛回手躲避著。
  呲!
  三道古怪的電弧憑空而現,化作了三柄小劍,射入了三名靈王境界高手的眉心中,在那一瞬間,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身軀猛然一僵,失去了對自身的控制,只見一個器物被上海丟出。
  “無盡禁器……”
  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勃然色變,但因為靈識被沖擊,難以動彈分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攝入到無盡禁器之中,三人當即被封存在了這一個無盡禁器內,遭受成千上萬的禁制禁錮。
  青炎的臉色都發青了,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小子竟有如此多的驚人手段,更持有秋家的無盡禁器,除此之外,這小子對機會的把握和算計更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先是與他對敵,以奇特的體魄逼得三名靈王境界高手出手,然後再用血煞打亂他們出手,最後再用靈識衝擊,這每一步都算得極為準確,以至於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還未發揮出威能,就被無盡禁器給封住了。
  五名靈王境界高手,一死三困,如今只剩下青炎一人,這讓他越加感到無力,沒有多少心情再戰下去了。
  “送你一樣東西……”上海取出了一尊小鼎,左手猛地拉住了青炎,五指如同巨鉗一樣,將他困在原地,三顆泛著電光的球型物體,閃爍著恐怖的威能,朝青炎射去。
  “雷精……百年雷精……”青炎嚇得臉色發白,猛提起威能,可他的威能已融入了體魄裡面了,哪怕體魄再強,也比不上太古天魔軀,根本無法甩脫上海的五指。
  啊……
  青炎慘叫連連,在閃爍的電光之下,身體如同冰遇到了烈火,迅速被消融。這百年雷精的威能本來威能沒這麼恐怖,但小鼎內卻擁有一絲神雷天火,吸納了神雷天火後,雷精的威能遠超以往,別說青炎,哪怕是靈王二界的高手,也難以在雷精的衝擊下抱住自身。
  待到青炎化為灰燼後,三顆雷精黯淡了一些,被上海收回到了小鼎中,繼續存放滋養。
  看了一眼無盡禁器,此刻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正疲以應付裡面的禁制,一時半刻是無法掙脫出來,上海彷彿虛脫了一般,癱坐在地上,臉色泛白,眉心不斷跳躍。
  獨身一人對付五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還真是不容易,不但底牌全出,而且還要擔心中途出現變故,一旦出現任何變故,他絕對是有死無生,如果不是因為自身底牌足夠的話,也無法轟殺五名靈王一界的高手。幸虧,這其中沒有靈王二界的,否則結果將會改變。
  三道劍識的施展,令上海的靈識全部耗光,頭部劇痛得厲害,靈核損耗過大,甚至差點因此而開裂。
  現在終於可以歇息了。
  上海喘了一口氣,正打算運轉“天罡神訣”恢復靈識,虛空突然被撕碎了,漫天狂雷從中激射而出……

浙江LY论坛

最左侧的是一名瘦弱的男子,年约三十左右,一对尖细的小眼睛,咕噜直转,看起来颇为精明,站于旁侧的另一面男子,额骨宽厚,眉清目秀,颇有一些儒生气派。
  最后的一男一女则是一对情侣,男的长相英俊,女的容貌倒也不差,只是这二人嘴唇过于细薄,从面相来看,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
  四人身上都弥漫着强劲的魔元气息,至少是八阶,甚至是八阶巅峰的半步魔修高手。
  双方互相打量。
  上海注意到,那一对男女望向自己的时候,眉头紧皱,明显带着些许不悦之色。
  “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上海兄弟。”青依依微笑的走上来,“上海兄弟,这位是猴木族的探宝侯——侯宝,这位是鬼木族的天鬼手——魁非,另外这两位是葵木族的无双子葵岳和葵玲。”
  “嘿嘿!”
  瘦弱男子侯宝笑眯眯的拱了拱手。
  另一名宽额男子魁非,也善意的点了点头,表示双方打过招呼了。
  “依依!这位就是你说的实力不弱的帮手?”
  葵玲瞥了一眼后,似乎有些不满,以她的实力自然不难看出眼前这位面容稚嫩的少年只有七阶的实力而已。
  “上海兄弟的实力可不比我们差多少。”青依依脸色微微一变,不满的看了一眼对方。
  “不比你们差?”葵玲撇了撇嘴。
  “行了,既然人都来齐了,依依你就来主持一下,到底这一次找我们来,有什么事要做。”葵岳说道。
  “诸位!”青依依朝前走了一步,待众人的目光集中到她身上后,才缓缓说道:“侯宝兄弟昨日外出,无意发现了一处埋藏在地底的尚未开启的远古宗派遗迹。”
  尚未开启的远古宗派遗迹?
  在场的人都不由目露喜色。
  上海也不由产生了兴趣,远古宗派遗迹,自然是由万古岁月时期遗留下来的宗门之地,极境之地内,就有不少的远古宗派遗迹存在,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只是,这些远古宗派遗迹,早已被不知多少前人挖掘和探查过了,里面东西也早已被取完了。
  尚未开启的远古宗派遗迹,却是颇为罕见,由于尚未被人发现,所以里面还保存着不少东西,比如宗派昔年的功法、玄器和迅速提升实力的天才地宝等物,对半步魔修们来说,可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诸位!”青依依的话打断了众人的遐思,顿了顿语气后接着说道:“大家先别高兴太早,尚未开启的远古宗派遗迹内固然会有不少宝物,但也会有不小的风险,甚至可能会死在里面,所以在前往之前,先征询一下诸位的意见,如若不愿去的,现在可以退出。”
  在场的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自然是没人会在这个时候退出。
  上海兴趣正浓,自然也想去看个究竟,凶险?他倒是不怕,以天魔分身的特殊性,只要噬魔古核不损,身躯就算全部被毁,也只是损失一些魔元而已,最多花费点时间重新凝聚躯体罢了。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根据我们以往的合作惯例,侯宝兄弟是最先探到远古宗派遗迹,凡是有收获,他一人独得三成,剩余七成我们均分,如何?”青依依提出了分配条件,她这么做是为了避免在探寻到宝物之后,由于分配不均而引来矛盾和麻烦。
  “侯宝兄弟独得三成,我和岳哥没意见,只是剩余七成均分,这未免不大公平了。”葵玲说话间,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向不远处的上海。
  “葵岳,这也是你的意思?”青依依目光投向一旁。
  “玲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葵岳点了点头。
  青依依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她如何看不出,这二人明显是在针对上海,这也难怪,他表面上的实力是众人中最弱的,只有七阶而已,纵使知道他真正实力不弱于七阶,就算说出来,其余人也不会相信。
  “那你们说,该如何分配?”青依依寒着脸问道。
  “我们二人三成,你们四成。”葵玲昂起下巴说道。
  “不可能。”
  “葵玲,你的算盘打得太响了吧。”魁非面露不悦。
  顿时,众人僵持不下,气氛逐渐变得沉重起来。
  上海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没有插嘴,这种事他虽然没遇到过,但在自己那个世界,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在利益面前,哪怕是手足都会相残,更别说这群因为暂时合作而聚集在一起的人。
  看来,这一次的远古宗派遗迹之行,并不会像想象中的那般顺利啊。
  “我看这样吧,大家各退一步,侯宝独得三成不变,剩余的七成中,抽出一成,剩余六成均分,那一成则由我们六人抽签,看运气所得?”葵岳第一个开口打破僵局。
  一成抽签所得?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这个方式葵岳二人最划算,毕竟他们是一对,二人一同抽签的话,获得这一成的几率最大。不过,暂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众人犹豫了片刻后,也不想弄得太过,也就答应了下来。
  随后,为了避免有心人察觉,一行七人分成三批,依次离开了圆月谷。
  上海是第一批除去的,和他搭档的是那个瘦弱的侯宝。
  此人虽长得贼眉鼠眼,但也颇为健谈,而且知晓各种奇闻异事,特别是远古宗派遗迹,无论哪一个他都能说出来在哪个位置,具体有什么出产物,如数家珍般,倒是让上海涨了不少见识。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后,二人与青依依等人在一座相约好的山丘附近汇合,然后由侯宝带路,一路朝北行进。
  路途上!
  倒是遭遇了一些魔物,不过都被走在最前方的藤修给解决掉,这家伙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被魔物围杀的缘故,一见到魔物两眼就发红,随身携带的精铁巨锤直接就砸了过去。
  被藤修这个家伙一搅,上海想要观察一下其余人真正实力的打算落空了。
  “翻过这座山就到了。”侯宝指向前方。
  众人纷纷爬到了山顶上,顺着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山下是一片残破的城池废墟,像这样的废墟他们见得多了,倒是没有多少吃惊的表现。
  倒是上海,目露惊色的望着下方。
  “怎么会是这里……”上海定定的看着下方,口中喃喃说道。眼前的这一块地方,他很熟悉,甚至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里,因为在这里,他获得了第一部道宗功法传承。
  天罡宗的山门依旧没有变化,两根巨大的门柱还在,唯一的变化就是比起以前多了一些灰尘。
  虽然上海已经来了几次了,但每次来到这里,都不免唏嘘感叹一番。
  唧唧!
  古怪的叫声在前方响起。
  只见侯宝从背后的布袋中掏出了一只拳头大小的老鼠般的小兽,这只小兽长相也颇为奇特,外形像老鼠,但身子却如穿山甲,浑身布满了甲壳,半边身子是银白色的,半边则是金色的。
  “寻宝兽?”藤修双眼一亮。
  “藤兄弟好见识。”
  侯宝嘿嘿一笑,取出了一颗珠子,塞入了寻宝兽的嘴里。
  只见这小东西咔嚓一声,将避魔珠给咬碎了,浓郁的乳白色气体,迅速笼罩在寻宝鼠身上,早已察觉生灵气息的魔气落了下来,却被乳白色气体给阻挡在外,无法侵入寻宝鼠的体内。
  “小宝贝,快去吧。”侯宝拍了拍寻宝兽的头,然后将它放了下来。
  落地后的寻宝兽,呲溜的跑了出去,灵活的身子在乱石堆中四处钻动,速度倒是挺快的,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乱石堆中了。
  “这个宗派遗迹的入口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变幻,每过三个时辰就会变一次,所以必须得靠寻宝兽才能寻得到。”侯宝解释道。
  过了一会儿,远处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吱吱声。
  “找到了!”侯宝面露喜色,快步的跑了过去,他的速度看起来不快,但是奇怪的是,他只是跨出一步,就已经出现在了十丈外了,就像是瞬间出现在那处地方一样。
  这种奇特的步法,令上海眼界大开。
  这时,身后传来了两阵紧密的风声,只见葵岳二人浑身上下环绕着黑色的气流,如同狂风过境般,两个呼吸就已经紧跟了上去,纵使不知他们修炼了什么功法,但也能看出这功法的强劲。
  如果只是这二人也就罢了,剩余的人也是各展神通,藤修一脚踏出,地面如同闷雷般响动,高高跃起的身躯,竟落到了五十丈外,青依依悬于一丈高处,双足虚踏,身姿缥缈。
  半步魔修,果然没一个是简单的。
  上海心中一阵感叹,今天总算见识到了半步魔修的能耐了,这些人不但是实力强劲,而且功法还颇为奇特,几乎每个人都修有不弱的功法,而且这还是眼前见到,至于眼前见不到的,那就不知道了。
  “上海兄弟,一起走吧?”魁非笑了笑。
  “嗯!”
  上海点了点头。
  旋即,二人并肩快步跟了上去。
  天罡宗所处的山门外,放眼望去尽是大片的荒石,除去那两根巨柱外,与其他地方没有太大的区别。
  青依依等人已在十里处的一片荒石中等待了,这里上海也曾来过几次,但却没有任何发现。
  寻宝兽此刻正在地上来回绕圈,不时发出唧唧的叫声。
  “都到了!那我们开始吧。”侯宝扫视了一眼众人,将身后一个袋子朝前抖了抖。
  只见三道黄色的光芒射出,三只体型长达一丈,外形如同穿山甲般的猛兽出现在众人眼前,上海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三只猛兽,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五阶的穿甲兽。
  扫了一眼众人,除了自己吃惊外,其余人仿佛早已得知侯宝拥有三只穿甲兽一般,连猛兽都能驯服,看来此人不可小窥啊。
  上海曾听族人说过,木族中有个别部族,就懂得驯养猛兽,甚至还有人曾经驯养过实力强大的妖兽,现在总算见识到了,看到三只穿甲兽,他都生起了驯养的念头,不过在想到驯养之术极难弄到手,索性当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去吧。”侯宝抛出了三颗珠子。
  三只穿甲兽立马将珠子咬碎,身上泛起了乳白色的光环,抵挡住了侵袭下来的魔气。

娱乐地图LM

上海的记忆中,玄木族的藏书阁中就有关于这一方面的描述,据闻,在万古岁月时期,古修炼者能够借用天地与生俱来的烙痕力量,将这些力量化作符文封入各种器物中。
  在临阵对敌之际,祭出这些器物用以伤敌,是古修炼者的必备之物。
  虽然现在的古符还能使用,但是古符制作方法早已流失,几乎所有的古符,都是从一些万古岁月的遗迹中找寻出来的,用一次就少一个。
  对于古符,上海好奇之余,心中却是颇为吃惊,因为这一枚古符,竟然令天魔分身对它产生了抗拒。
  “这位大哥,这一枚古符有何用处?”上海客气的询问道。
  矮瘦摊主抬头瞥了一眼,见来者是一名少年,说话倒也客气,脸色稍稍好了一些,不过双手依旧交叉于胸口处,嘴角扯了一下,才淡淡说道:“这古符功用可不小,既可以抵御魔气侵入体内,对魔物还有巨大的杀伤力。”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不少人心中一动,产生了购买的想法,能抵御魔气侵入体内,还能杀伤魔物,这古符的效用,倒是不错。
  “别听他瞎说。”肥胖的半步魔修不知何时跑回来了,脸上满是讥诮之色。
  “我怎么胡说了?”矮瘦摊主脸顿时沉了下来。
  “你蒙得了别人,可蒙不了我,这古符乃是万古岁月时期神符宗制作的古符没错,确实能够抵御魔气,也能对魔物有不小的杀伤力,古符既能杀伤魔物,难道就对我们半步魔修无害不成?”
  “你……”矮瘦摊主被人道破疏漏之处,不由脸一阵红一阵白。
  “若是灵士使用此古符倒还无碍,但若是我们半步魔修施展此古符的话,肯定会遭受其反噬,轻则下降一阶的实力,重则多年苦修一朝尽丧。”肥胖的半步魔修说完,挑了一下眉毛,扬张而去。
  只留下矮瘦摊主站在原地咬牙切齿。
  在场的半步魔修们听了之后,纷纷打消了原本购买的想法,成为半步魔修不容易,能够走到现在,谁不知从千军万马的独木桥挤过来的,为了一枚威力不知如何的古符承受反噬危险,这太不划算了。
  能抵御魔气的宝物虽然较为少见,但也不是没有,至于对魔物有杀伤力,一些特殊的玄器就能做到。
  围在摊位处的人,纷纷离开了。
  “三十个低阶魔晶,除去刚刚那个家伙外,谁愿意出这个价,我就卖了。”矮瘦摊主顿时急了。
  这古符在他手里已经放了很久了,这东西确实和肥胖的半步魔修所说的一样,就是个烫手的鸡肋,丢了可惜,用了又会损到自己的修为,几乎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原本,他只是想蒙一下不懂行的人罢了,却没想到被人揭了老底,如今想要再卖出去,基本上是没多大希望了。
  “二十个!”见没人理会,矮瘦摊主咬了咬牙,再次将价格降低。
  “我买!”
  上海一口应了下来。
  二十个低阶魔晶,并不算贵。
  在援救藤修二人的时候,他斩杀了不少魔物,当时就有魔晶在里面,见魔晶蕴含着丰厚的魔气,他索性就捡了起来,丢在随身携带的储物袋里面了,没想到,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好!二十个,一手交魔晶,一手交物。”矮瘦摊主一副肉痛的模样,不过能够卖出,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等等!”
  上海没有立马拿出魔晶,而是指向摊位上的两样东西,“这两样一起算,二十个低阶魔晶。”
  “什么?这两个一起算?”矮瘦摊主差点跳起来了,这不是趁火打劫么。
  “不卖就算了。”上海转身欲走。
  “卖,我卖。”矮瘦摊主赶紧喊道。
  “木达,把东西收起来。”
  上海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身旁的木达,他不是不想自己去收,而是怕一摸到那个古符,说不定会惹来更多的麻烦。
  木达虽然吸纳魔气多年,但他依旧还是一名灵士,古符对他的影响倒不是很大,二话不说,快步上前将包括古符在内的三样东西都收了起来,塞入里衣口袋内,贴身存了起来。
  交易完毕后,二人离开了集市。
  “木达,这附近有没有空置的房屋?”上海问道。
  “主人是打算歇息吧?有,圆月谷的东面有不少空置的房屋,只要交纳一颗低阶魔晶,就能居住一个月。”
  “嗯!这里剩余的魔晶,你拿着,去租个一年的房屋。”上海递过去一袋魔晶,这些魔晶,是他用一些魔物的心核交换来的。
  “是!”
  木达赶紧应声,迅速扫了一眼,发现袋子里竟然有四十多颗魔晶,其中还有三颗是低阶魔晶中最好的,他赶紧抬起头说道:“主人,这些魔晶足够租上四五年了。”
  “剩余的你就留着自己用吧。”上海说道。
  “给我的?”木达一怔,旋即露出感激之色,赶紧跪在地上,“多谢主人赏赐。”
  “给你这些魔晶,是希望你尽快成为一名半步魔修,只要你肯努力,以后我会继续给你提供魔晶。”上海沉声道。
  “属下明白。”
  “嗯!”
  上海点了点头,他忽然感觉到有些古怪,自己现在才十七岁,但却对二十八岁的木达老气横秋的模样,给木达提供魔晶,不是他用不到,而是他希望木达能够尽快成长起来。
  今天的圆月谷之行,上海体会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火部焱氏的强大,令他极为震撼,也导致了他心底产生了一些以前从不敢想,但现在却极度想要去做的事情,不过暂时只是个雏形而已。
  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而且还拥有天魔印记和天魔分身这两样常人无法拥有的东西,为何不好好利用,让自己在这个世界活得更加精彩?
  有木达办事,倒是省去了不少功夫,一个位于圆月谷东面的石屋很快就租了下来。
  “主人!这石屋是由珍贵的落天铁和坚硬的金刚石建造成的,能够抵挡灵师三境的高手全力一击,您在里面修炼,完全不用担心会毁坏它。这是进入石屋的钥匙,只要初次输入灵元或魔元,就能录入您的气息,除了您以外,其他人都不能打开。”木达说完,递出一块刻了一些简易符文的黑色圆石。
  “嗯!你先去修炼吧,有需要你的时候,会去寻你。”
  “属下先退下了。”
  上海将魔元输入了黑色圆石中,对着面前的石屋一点,只见周边散发出一道微弱的涟漪,原本紧闭的石门,缓缓开启。
  石屋外表比较小,但里面的空间却有上百平方左右,就是里面的摆设简单了一些,只有一张石床、石桌和四张石椅,走上前按了一下,吃惊的发现,石床竟然是软的,如同胶状物一样,弹性惊人。
  绕了一圈后,上海坐在石床上,从身上取出了一个储物袋,迟疑了片刻后,翻开袋子。
  里面保存的三样东西掉落出来,其中一样是一张金箔制成的页面,上面沾满了尘土,整张页面光华,看起来就是一张普通的金箔页一般,没有丝毫的奇特之处。
  另一样是一个龙形玉坠,玉质粗糙,上方已经有不少裂痕,丢在地上都未必有人会捡,剩余的最后一样,则是那块古符,虽然它就这么静静的躺着,但天魔分身对它的排斥是越来越强。
  除去古符外,这两样东西是上海随便挑的,当时只是觉得卖一赠二划算一些,并未想过这两样东西会有什么用处,反正丢在储物袋内,又不怎么占空间。
  古符表面有一些裂痕,上方的符文还算清晰,由于放置时间过久,显得有些老旧。
  盯着古符片刻后,上海毅然伸出手,抓向了古符。
  刚一落入手中,符文化成了凶厉的火焰,迅速沸腾起来,整只右手掌心,就如同蜡烛遇到的烈火一般,快速融化。
  不好!
  上海脸色大变,赶紧随手一甩,古符掉落在房屋的一角中,他没有去看古符,而是去看自己的右手,整只手掌完全消失了,手腕的末端还残留着一些符文,正在不断侵蚀他的右手。
  啪嗒!
  抽出玄器,斩落了整只右臂。
  掉落的右臂,被残余的符文迅速攀上,三个呼吸的时间,整只右臂就被烧光了。
  见到这一幕,上海一阵心有余悸。
  “没想到这古符的威力,竟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怕,难怪噬魔古核会对它产生这么大的抗拒,只是摸上一把,整只手臂就没了,要是被人用它丢早自己胸口上的话……”
  同时,他也暗暗庆幸,自己出手买下了这块古符,若是被其他人买走,才是大麻烦了,虽然不知道谁会买,但若是以后遭遇到的对手,手中持有这么一枚古符的话,天魔分身可就遭殃了。
  这时,眉心的族印跳动了起来。
  “是藤修在呼唤……”
  上海眉头一拧,这是他与藤修等人分开的时候约定的,有什么事就用族印来呼唤对方,不知道是什么事,算了,先去看看再说,旋即用储物袋将古符等物收好,才开启房门走了出去。
  根据族印所指的方向,来到了南面的一处石屋群附近,上海眺望了一眼周边,却没见到人影。
  “上海兄弟,这边。”藤修从一间石屋走出,招了招手。
  “嗯!”上海快步上前,不由问道:“藤修大哥,这么急着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找你当然有事,而且是好事。”藤修微笑的说道,一副故作神秘的模样。
  “好事?”
  “走,先进去再说吧。”
  藤修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周边,确认没其他人在一旁窥视后,才在前方引路,钻入了石屋群中。
  二人绕了三四圈,行走了近一刻钟,来到一个石屋前。
  藤修取出了圆石般的钥匙,对着大门一点,紧闭的石门开启了,然后他率先走入屋内。
  “上海兄弟,进来吧。”
  “嗯!”
  应了一声后,上海随口踏入了房屋内,顿时四道目光锁定在了他的身上,顺着这些目光望去,只见石屋内除了早已认识的青依依外,还有颇为面生的三男一女。

爱上海KO

女子歐洲巡迴賽的沙特阿美車隊系列賽本周在索托格蘭德繼續進行,所有三天都可以通過天空體育高爾夫的YouTube直播免費觀看-週五上午11點直播。查理赫爾從賽前的病菌中恢復過來,在索托格蘭德舉行的女子歐巡賽沙特阿美車隊系列賽中搶佔了領先優勢。赫爾因病被迫從賽前職業業餘配對賽中途退出,她在前往拉雷塞瓦俱樂部德索托格蘭德打出65杆無柏忌的路上抓到了7只小鳥。這位索爾海姆杯球星與美國選手艾莉森·李一起位居排行榜榜首,後者在最後六個洞中抓到四只小鳥,開局也沒有任何瑕疵,兩人在瑞典的約翰娜·古斯塔夫森和澳大利亞的斯蒂芬妮·基裏亞庫的比賽中保持著兩杆優勢。我可能會讓我的經理更頻繁地讓我生病,打出低分,”赫爾說。“昨天我一整天都生病了。我真的一夜之間减掉了3公斤,這太瘋狂了。我非常脫水。我沒能看到高爾夫球場的後九洞,但我在盲點上打出了低於標準杆4杆,所以我覺得我打得很好。英國二人組菲麗西蒂·約翰遜和弗洛倫蒂娜·帕克在大組中並列第8名,低於標準杆3杆,同胞愛麗絲休森、勃朗特勞和卡拉蓋納在70年代開局後均落後五名。除了個人賽之外,還有團體賽,每洞最好的兩個成績由三名職業球員和一名業餘球員組成,維克斯特羅姆隊和蘭伯特隊以低於標準杆15杆的成績領先。

工作室的是仙人跳吗

巴賽隆納週四證實了萊昂內爾·梅西的離開,巴黎聖日爾曼已經成為簽下這位前鋒的熱門人選;這位34歲的球員在諾坎普度過了他的整個職業生涯離開巴賽隆納後,萊昂內爾·梅西即將加盟巴黎聖日爾曼。這位34歲的球員預計將在下周簽署一份為期兩年的契约,愛上海稅後每年價值2500萬英鎊,並可選擇續簽一年。在西甲俱樂部因“財務和結構障礙”無法履行與球員達成的新合同後,梅西離開了巴賽隆納。由梅西的同胞毛裏西奧·波切蒂諾(Mauricio Pochettino)執教的巴黎聖日爾曼迅速成為他簽名的領跑者,此舉將使他與前巴賽隆納隊友內瑪律重聚。巴黎聖日爾曼相信他們很有可能完成交易,並且有能力在不違反任何財務公平競賽規則的情况下簽下他。Gianluigi Donnarumma、Sergio Ramos和Georginio Wijnaldum已經在今年夏天以免費轉會的管道抵達王子公園。六次獲得金球獎的梅西自7月1日起正式成為自由球員,此前他未能就續約條款達成一致,而此前他的巴薩契约於6月30日到期。梅西在巴賽隆納度過了他的整個職業生涯,在2003年完成他的成年隊處子秀後,在778場比賽中打入672球,之前是在俱樂部的青訓學院度過的。萊昂內爾·梅西(Lionel Messi)搬到巴黎將提升法國足球在世界範圍內的形象,但人們將就巴黎聖日爾曼在財務公平競賽(FFP)規則內運作的能力提出嚴肅的問題。法國俱樂部在大流行中受到了極大的打擊。Ligue 1和Ligue 2在去年3月停賽後沒有完成他們的賽季,而LFP與Mediapro每年8億歐元的國內轉播協定在第一個賽季開始四個月後就破裂了。儘管法國足球存在問題,但在卡塔爾老闆的支持下,巴黎聖日爾曼相信他們可以通過出售球員和簽下梅西來平衡他們的帳目,而不會違反FFP規則。巴黎聖日爾曼在2019/20賽季的薪水支出為4.14億歐元,是排名第二的俱樂部的三倍多——里昂的年薪支出為1.32億歐元。

苏州最顶级的酒吧

Joe Root對Moeen Ali的評估:“他有能力在場上用球拍和球贏得比賽,他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觀看英格蘭和印度之間第二次測試的第一天,從週四上午10點開始在天空體育百人賽上直播英格蘭隊長喬·魯特表示,他有信心莫恩·阿裏在被召回球隊參加第二次在羅德球場對陣印度的比賽後,愛上海同城能够再次成為板毬比賽的獲勝者。在過去的兩年裏,莫恩主要是作為一名有限的專家,這是他自2019年灰燼以來唯一的一次測試出場,這是英格蘭在欽奈第二次輸給印度的測試中。這位34歲的全能選手最近在百人賽中為伯明罕鳳凰隊表現出色,帶領球隊登上男單榜首。他當然是一個重要的競爭者,”魯特週二告訴記者。“由於他的球拍和球能力,他已經被徵召入隊。要傳達的資訊是:去那裡成為Moeen Ali。他有能力用球拍和球贏得比賽,他已經證明了這一點。當他享受比賽時,他會打出最好的板毬,而且他充滿信心——看起來確實如此此刻的管道,他採取的管道百。以他帶領伯明翰鳳凰城的管道,如果他真的上場比賽,我很樂意給他很大的責任,因為他對此反應非常好。他是更衣室裏的領袖,一個偉大的人,他在場上和更衣室裏都會吸引人們,所以讓他回來會很棒。他是這項運動的偉大大使,所以很高興看到他回到測試賽場。如果他有機會,他會不顧一切地給所有人留下深刻印象並向所有人展示他在測試板毬和白球板毬方面的出色表現.當你進入一個在你身後沒有多少板毬的系列賽時,那就是你必須呼籲你的經驗的地方,他肯定會滿載而歸。在抽籤的第一次測試之後,主教練克裏斯·西爾弗伍德已經暗示,變化可能會出現在排名靠前的位置,英格蘭的前三名羅裏·伯恩斯、多姆·西布利和紮克·克勞利最近都在為跑位而苦苦掙扎。哈西布·哈米德(Haseeb Hameed)在隊中,在他19歲在印度首次亮相後,他正在等待第二次參加國際比賽的機會,而Root在休養幾年後所做的工作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關於哈斯,我想說的一件事是,從我見到他的第一天起,我就對他這個人印象非常深刻,他當時年輕時的成熟,”魯特說。我認為在他職業生涯的一段艱難時期,這對他很有幫助,現在你看到他的狀態非常好。

威客网怎么打不开了

羅馬已經同意以3400萬英鎊的價格從切爾西簽下亞伯拉罕,讓這位23歲的球員决定他是否想轉會到意甲球隊;在圖赫爾在一月份取代弗蘭克蘭帕德之後,亞伯拉罕只出場了七次切爾西主教練托馬斯·圖切爾已經接受了泰咪·亞伯拉罕上賽季缺乏機會的一些責任,因為這位前鋒在斯坦福橋的未來取决於平衡。羅馬以3400萬英鎊的價格簽下了切爾西的亞伯拉罕,無論是永久交易還是有義務購買的貸款。就俱樂部而言,交易完成沒有任何障礙,但這位23歲的球員必須决定他是否想搬到羅馬。亞伯拉罕上賽季以12個進球成為切爾西的並列最佳射手,但在1月圖赫爾取代蘭帕德後僅出場7次,而來自國際米蘭的羅梅盧·盧卡庫的即將到來似乎將他進一步推低了排名。圖赫爾說,亞伯拉罕在錯過了英格蘭2020年歐洲杯的選拔賽後已經度過了一個完整的季前賽,他現時可以參加週三對陣比利亞雷亞爾的歐洲超級聯賽決賽,並拒絕直接解决羅馬的報價。我不會對實際情況發表評論——這有多遠,以及它是真的還是假的,”圖赫爾說。泰咪現在在隊中。他做了一些很好的準備比賽他顯然對過去半年不滿意,也許他也有理由不高興,也許我沒有推動他,沒有像我信任其他球員那樣信任他也是我的錯。我完全可以理解他想要更多的上場時間。所以决定將是‘我們如何計畫,泰咪的計畫是什麼,他是從上賽季結束的位置上重新回到球隊,還是他想改變俱樂部有機會成為常規首發嗎?阿森納——以及意甲俱樂部亞特蘭大——也有興趣簽下這位前鋒,但切爾西更願意將他賣給英超聯賽以外的俱樂部,囙此不太可能轉會到倫敦。羅馬相信亞伯拉罕可以在意甲茁壯成長,就像羅梅盧·盧卡庫在國際米蘭所做的那樣。圖赫爾在週三與比利亞雷亞爾的比賽中面臨選擇困境,因為他在參加2020年歐洲杯後最近從暑假歸來的一線隊常客,或者像亞伯拉罕這樣經歷了完整季前賽的邊緣球員之間做出選擇。在轉會視窗關閉之前,這是一種非常正常的準備工作,”圖赫爾補充道。泰咪是我們不斷評估情况並適應需求的球員之一,但對於明天,現在沒有消息。他有空,他今天正在接受訓練,可以作為首發11人出場,也可以替補出場。

登录爱上海网

南方勇士隊在盡可能多的已完成比賽中取得第四場勝利,從而超越了百人隊並淘汰了威爾士之火;Quinton de Kock和James Vince打出50分,Brave達到145的目標,還有13個球;Fire連續第五次失利南方勇士隊在百强隊中名列前茅,愛上海同城但威爾士火隊的附加賽希望已經破滅-這是您需要從The Ageas Bowl中瞭解的所有資訊南方勇士隊的一天真是太棒了!他們的女隊在百强賽決賽中,他們的男隊在第四場勝利後瞄準了同一個目標,因為許多已完成的比賽讓他們排名榜首。勇敢的高品質保齡球進攻(稍後會詳細介紹)將現在被淘汰的火力從他們在南安普敦的100個球中限制到144個,客隊擊球25次,並從他們最後的20個球中得分,克裡斯喬丹和泰馬爾平分米爾斯。勇敢的隊長詹姆斯·文斯(39投53分)然後與昆頓·德科克(32投57分)一起從60個球中獲得了86分,當文斯在完成36球50球後進洞時,德科克提高了賭注以完成比賽他連續第二次打出150球,這一次打出29球,在週末對陣北方超級充電樁的比賽中打出72球。Brave以13個球獲勝,以領先伯明罕鳳凰隊和特倫特火箭隊一分,儘管多打了一場比賽。對於火,他們的資格希望-就像他們的女子方面一樣-在小跑第五次失利後已經結束。Ben Duckett的隊員們在開車,而Tom Banton(20投36分)和Ian Cockbain(19投26分)投進58球,投進35球,但隨著Fire從69-1滑落到78-4,兩人都被夾在了傑克林托特的深處.Glenn Phillips(26投30分)和Leus du Plooy(22投30分)隨後在44球中新增了62分,但由於米爾斯和喬丹並沒有取得大的成績,在保羅斯特林(7球18分)得到勇敢追逐之後一個歡快的開局,文斯和德科克做了他們的事——儘管德科克在13歲的時候會成為Qais Ahmad的lbw,如果Fire進行了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