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PN

封聖禁……
  上海神色驟變。
  這是一種強大的遠古秘法,天罡宗的玉簡中曾記錄過,這種秘法極為可怕,但施展也極為困難,需要一些遠古的材料輔助,但是這些材料如今在這個時代已經很少見了。
  據說!
  封聖禁連聖主都能封住一段時間,更別說只有神道境界實力的虛空獸。
  天意世家的大人物竟懂得這種遠古秘法,而且還能施展出來,這大大出乎上海的意料。
  靈識迅速傳遞過去。
  透過虛空獸的眼睛,上海看到了無邊的虛空中,聳立著密密麻麻的光柱,這些光柱上佈滿了古樸而恆古的紋路,赫然是封聖禁豎立起的,如同一個圍牢般,將虛空獸困在中間。
  只見虛空獸正在撞擊著這些光柱,以它強橫的體魄,無論如何撞擊,哪怕是以頭部力量最強的尖角,都無法撼動這些光柱分毫。
  呲……
  虛空獸穿透了虛空,想要利用穿梭神通離去,可才剛施展出來,就被彈了回來,暴怒之下,它頭部的角泛起了螺旋神芒,蘊含的荒獸力量全部匯集在角的尖端。
  這是虛空獸的本體神通,也是最強的一擊。
  這一擊的威力是何等恐怖,就連上海都感到心驚不已,若是大人物被擊中,縱使不死也得重傷。
  轟……
  尖角直接穿透了百層空間,蘊含著虛空獸全力一擊的恐怖威能,全數是放在光柱上。
  穿透了……
  上海頓時一喜,可還未等他心剛落下,頓時又提起來了,光柱上閃耀著密密麻麻的古老紋路,將刺入一半的尖角擋住了,然後緩緩的朝後推了回去,原本被刺穿的地方迅速恢復。
  最終,虛空獸無功而返。
  “連虛空獸最強的一擊都無法穿透封聖禁,此禁太可怕了,難怪號稱連聖主都能封住。”上海神色陰晴不定,虛空獸被封住,三位大人物很快就會尋來,別說三位,任何一位他都沒一點勝算。
  二者之間相差了整整兩個境界,縱使上海體魄力量再強,也無法跨越兩個境界轟殺大人物,除非大人物待在原地不動,這樣他倒是有機會,以他如今的體魄之威,僅能穿透天道境界的高人護體威能而已,無法穿透大人物的。
  必須得令虛空獸盡快解封……
  上海心思飛快轉動,思索著盡可能用上的辦法。
  “不行,還是不行……”
  上海連連搖頭,不時冒出的辦法接連被他否定,思索了片刻後,始終無法想到辦法,他的心越加急躁起來。
  陡然!
  一股恐怖的氣勢從虛空落下,瞬息將上海的本體給鎖定住了,他迅速的收回靈識。
  冰冷至極的寒氣凍結了層層虛空,只見冰老從高空中遙望下來,目光直盯著上海,眼神中透出一絲異樣和冰冷。
  被一位大人物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不過上海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了,很快就恢復了反應。
  “小傢伙,能耐倒是不錯,竟還能收服一隻虛空獸。還有半道器在手,看來你身上應該還有不少好東西,本尊給你個機會,將所有東西乖乖奉上,本尊饒你一條命。”冰老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前輩此話當真?”上海應聲道。
  他很清楚,自己是躲不過這一劫了,唯一隻能做的就是坦然應對,同時也打算拖延一下時間,看是否有其餘辦法可行。
  在冰老的威勢下,上海如覆薄冰,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因為對方有著一擊殺轟殺他的絕對能耐,所以他只能先小心應對。
  “本尊從不食言。”
  “在下先謝過前輩不殺之恩了。”
  陡然!
  上海感到右腳一沉,刺骨的冰寒襲來,只見右腿上不知何時已經被冰晶給凍結了,而這可怕的寒氣正侵入他的血肉中,只需要片刻的時間,他的腳就會被徹底凍掉。
  “前輩,你不是說過……”上海面露惶恐。
  “不殺你?是啊,本尊說過不殺你,但你這小子太過逆天,區區二十餘歲就達到這般程度,而且還擁有著未來聖主之資,本尊很擔心,若是讓你跑掉了,他日說不定會留下禍患。放心,本尊不會殺你,頂多凍碎你四肢,將你的境界全部廢掉罷了。嘿嘿,不要怕,以後頂多當個沒四肢的殘廢而已,至少還能活著,不是麼?”冰老陰測測一笑。
  頓時!
  上海意識到,這位冰老何止是脾氣古怪,簡直就是個變態,根本不能用常理來衡量。
  “你身為前輩大人物,竟對我用這般手段,你不怕被人恥笑?”上海怒道。
  “小傢伙,無需用這種大話來壓本尊。兩千年來,本尊為了能夠達到如今的程度,什麼手段都用過,哪怕是嬰孩,本尊也吃食過,為的就是活命,死人是沒權利追求更強的境界的,所以必須得活著,恥笑?誰敢?本尊隨手就能將之滅殺掉。”冰老說道。
  這時,寒氣透過血肉,開始侵襲骨骼,上海心中一滯,若是骨骼被徹底凍結的話,整隻腳就廢了,而且他感覺到,一縷寒氣正朝著自己小腹的氣海而去,心中頓時一寒。
  氣海乃是修煉者的要害,那是所有力量的源泉所在之處,一旦被寒氣侵入進去,不但一身修為將會被廢除,就連根基也會損毀,他日想要再踏入修行一途極難,縱使恢復過來,也難以達到昔日巔峰。
  很顯然!
  這位冰老不是開玩笑的,而是真的要毀掉上海的根基。
  根基損毀,四肢缺失,縱使有太古天魔軀,上海今後也將會成為一個廢人。
  更何況,冰老說不殺他,但其餘另外兩位天意世家的大人物可沒說要放過他,失去了四肢,根基和修為損毀,天意世家可不會這麼容易就放他一條生路,這也就意味著,上海沒有選擇了。
  相隔兩個境界,上海也並非沒有反抗的能力,以四象道紋為首的九條道紋帶動著極數本體道紋已經註入右腳,抵禦著寒氣的侵入,雖然減緩了一些速度,但這只是治標不治本。
  無論如何都是死,既然如此,那乾脆放手一搏。
  霎時!
  上海提起了所有威能。
  “小傢伙,你還想要掙扎?沒用的,本尊隨意點一指,都能滅殺十個人,哪怕你掙扎的力度再強也沒有用,靈聖巔峰與神道境界,相差了整整兩個境界,縱使你有聖主之資,也難以跨越這道溝壑,從古至今,還未有過靈聖巔峰的傢伙轟殺大人物的事例,本尊勸你還是乖乖接受現實,以免多吃苦頭。”冰老冷笑道。
  “確實,我的境界遠遠無法和你相提並論,但是你要想殺我,也得付出代價……”
  上海瞳孔閃爍著無盡的虹芒,只見所有威能已經衝入了氣海中,他並非在抵抗,而是在衝擊天道境界,達到極數的道紋,迅速環繞而起,以四象道紋為首的九條道紋,迅速分部開來。
  轟……
  天地劇烈晃動了起來。
  霎時!
  原本破碎的虛空,被冥冥中的力量牽引,瞬息恢復了過來,就連封聖禁也在不斷的浮動,天地之間,瀰漫著異樣的氣息,彷彿有什麼恐怖的事即將要來臨一樣。
  冰老等人臉色一變,身為大人物的他們,早已勾動天地大道,並且掌控了一片天地,以他們的境界,自然最先感受到天地之間的變化,這不是一般的變化,而是源自於最深處的規則變化。
  “兩位道友感受到沒有?”
  “天地規則動了……”
  “這絕對不可能,天地規則恆古不移,只有聖主層次的蓋世人物,才能將規則調動。”
  “可是天地規則確實動了……”
  “難道有聖主出現了?”
  霎時!
  冰老三人神色驟然一變。
  聖主層次,那是位列這個世界最為頂峰的強者,任何一位的出現都足以令風雲變色,如果真是聖主到來的話,冰老等人絕對不敢多待片刻,因為神道境界和聖主層次有著無法逾越的天塹存在。
  哪怕再多的大人物,除非達到逆天尊王的層次,或許還能與聖主一戰,其餘的大人物連對上一招的資格都欠缺。
  “大荒世界的聖主,早在一萬年前就了無音訊了,唯一的一位聖主出現的消息,還是在北漠大地中,據說那位聖主乃是萬古歲月時期留存下來的,因為某種特殊原因才能活到至今,但這位聖主才剛登臨聖主之位,就難以抵禦壽元耗盡,最終坐化了……”
  “而且,一萬年前的傳聞,你們難道忘了?”黑袍老者澀然道。
  冰老二人臉色陡然一變。
  “是那句‘大荒世界不會再出現聖主’的傳聞?”
  “沒錯!就是這一句。”
  “這就是那句萬世詛咒之言,原本很多人還不相信,但這一萬年來,大荒世界確實從未出現過聖主,無論是東荒還是其餘三域,雖然出了一些擁有聖主之資的人物,但都很早就殞落了。”
  “這句話太邪異了,據說是出自一位異人之口。而這位異人更詭異,此人據說已經活了數万年了,根本沒人知道他的年歲,也沒人知道他從何處而來,只知道此人異常可怕……”
  “何止是可怕,萬年前這位異人說出這句話之前,曾遭遇昔年東荒最強聖地千籟聖地的聖主,僅僅吐露一字,這名聖主從此就消失了,而千籟聖地也逐漸沒落,最終被北境聖地所取代。”
  三位大人物迅速以靈識交流,臉色陰晴不定,因為天地間的變化越來越劇烈了,這令他們心神越加不安。
  驀然!
  嘭的一聲脆響傳來。
  “不好!封聖禁破了。”黑袍老者大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