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 龙凤 胭脂坊

金銀繩索乃是從寶光道人手裡所獲,當時火聖祖炎炫曾說過,乃是一件不錯的古寶,縱使是天道境界的高人也難以掙脫。
  只是沒想到,對方竟也有一件強大的古寶,而且還是可以吸納其餘古寶的怪異口袋。
  盯著那個口袋,上海忽然想起了什麼,神色微微一變,“納寶袋?”
  “見識不錯,竟認得納寶袋。”為首的高人拍了拍口袋,冷笑道:“既然你知道這納寶袋,應該也清楚,無論是何等強大的古寶,遇到它的話,唯一的下場就是被它所收。”
  果然是納寶袋。
  上海深吸了一口氣,如果是此物的話,金銀繩索被收走卻是不冤。當日炎炫曾提過諸多強大的古寶,其中就有納寶袋,此物傳承於妖聖時代之前,乃是極為強大的古寶。
  這件古寶沒有任何攻擊作用,唯獨只有一種功用,就是吸納其餘古寶,幾乎大部分的古寶遇到它,都會被它所收,像這樣的古寶,連炎炫都極為推崇,認為乃是法器中極為罕見之物。
  炎炫除去火聖祖身份外,還是昔年名震東荒的煉器大師,以他的眼界,能夠極力推崇之物,自然不會差到哪去。
  “小子,敢無視我們天意世家,真是不知死活。”
  “你已無路可逃,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天意絕三位長老死於你之手,交出半道器,以及身上諸多寶物,俯首認罪,本座給你留個全屍。”
  八名天道境的高人煥發出恐怖的聲勢,特別是為首的三名天道巔峰高人,聲勢滔天,通體環繞著強絕的大道氣息,比起當時那位月罰者都不弱分毫,而且以天意世家的底蘊,這些高人的實力比起一般高人都要可怕得多。
  霎時!
  恐怖至極的勢壓如同十座山脈壓製而下,縱使以上海強絕的身軀,都有些難以抵禦。
  天意世家的底蘊果然深厚,大人物就有兩位了,而天道境的高人,如今已經出現了十一位,其中三位還是天道巔峰的實力。
  還有什麼話好說?只有戰了。
  轟……
  體魄發出雷爆聲,以天魔九殞帶動體魄之威,上海一拳轟出,頓時空間被砸碎了數層。
  “小心他的體魄。”
  “此子體魄極為恐怖,千萬別被他打中。”
  “哼!你與天意絕三人的對戰,我等早已用天地之眼看過,還想用此來轟殺我們?”
  “縱使你有未來聖主之資,能夠越境界斬殺對手,那又如何?今天你注定要死在這裡。”
  八位高人連連冷喝。
  三位天道巔峰的高人已經率先出手了,他們雙手橫展而起,無邊的大道之威凝聚,並迅速交織在一起,頓時方圓千丈的力量被抽得一干二淨,而打出的威能被化為了虛無。
  這時!
  為首的天道巔峰高手冷哼了一聲,只見他手指連連勾動,一條條深奧晦澀的道紋浮現而出,這些道紋並非是平日所見的道紋,它充滿了某種奇妙的韻律,彷彿蘊含著世間的規則。
  規則力量……
  上海眸子凝縮,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當日在千象山脈中,他曾見過金魔尊王施展出來,雖然只顯化了一部分,但卻擊敗了擁有地魔之體的千邪明月。
  天地之中,道紋只是天地運轉的紋路而已,屬於最淺表的力量,而真正的核心力量,乃是規則,只要人在天地之間,就會受到天地規則的束縛,無論是最普通的生靈,還是達到了顛覆的至高聖主,都難以破開天地規則而存在。
  而規則力量,是最為神秘和可怕的,沒人能夠抗拒,除非能夠超脫天地規則而存在。
  不!
  那名為首的天道巔峰高手所用的不是完整的規則力量,上海感覺到,那是某種遠古秘法模擬出來的,雖然只是模擬,但是溢出的威力卻極為恐怖。
  “碎!”
  為首的天道巔峰高手輕吐出一個字,勾動的道紋迅速凝合在一起,這一字中蘊含著極為可怕的力量。
  轟……
  上海彷彿被數座山脈的力量狠狠砸中一樣,渾身上下被砸得破碎,而這些破碎的紋路不是從體表上呈現的,而是從身體內部,甚至連骨骼都要碎裂了,他的身軀狠狠的砸到了萬丈的大地上,將地面砸出了一個深坑。
  一字之威!
  蘊含著天地規則之威。
  好可怕,上海強忍著周身破碎的劇痛,心底泛起了冷汗,好險,差一點就被滅殺了,幸虧體魄在吸納了聚頂三花的神性後,比起以前堅實了不少,雖沒達到高階天器的地步,但也相差不遠了。
  倘若換做以前的身體的話,僅僅這一擊,就能將他徹底滅殺。
  相比起上海的吃驚,八位高人更為震驚,原本淡漠的神情上,已經被驚容所取代。
  “這小子體魄怎麼會這麼可怕……”
  “墨長老乃是以遠古秘法勾動出了天地規則,雖然僅有一絲,一般天道境界的高人都未必能夠擋得住。”
  “這等體魄,簡直就是人形荒獸。”
  “體魄驚人也就罷了,此子的威能已經超越了靈聖巔峰,哪怕比起一般的天道境界高人都不逞多讓,而且他還是以體魄催動出來的,若是讓他突破到天道境界的話,同境界之中誰能與之匹敵?”
  “未來聖主之資,親眼所見比起傳聞更加強橫……”
  “哼!別長這小子志氣,滅自己威風。此子雖強,也只是在東荒之中對比而已,若是放到其餘三域去,頂多算是不錯而已,我們東荒近年來,年輕高手雖有不少上得了檯面的,但卻無法與其餘三域相提並論。”
  “此子不能留,不然他日成長起來,必將成為我們天意世家的大患。”
  “殺了他!”
  頓時!
  為首的天道巔峰高人再度出手了,手指開始勾勒道紋,顯然用的是方才那種可怕的遠古秘法。
  上海暗嘆失策,原本還以為自己能夠有把握滅殺這八位高人,卻沒先想到對方會擁有如此恐怖的遠古秘法,而且看這八人的模樣,似乎還游刃有餘,如今身軀破碎,無法施展“怒訣”,不然身軀將會被蒼穹力量撐爆。
  “小子,縱使你有未來聖主之資,但你今日必將死在此地,可惜可嘆,一位未來的聖主即將殞落在我們天意世家了。”一名高人說道。
  “你確定我會殞落在此地?”上海嘴角掠起一抹弧度,眸光閃爍了一下,隨手一揮。
  呲……
  一道黑影伴隨著綠霧竄出。
  什麼東西?
  在場的高人頓時一驚,後方的高人早已有所防備,瞬間揮動大道之威,打在衝擊而來的黑影身上。
  轟!
  黑影頓時被炸碎,碎塊伴隨著些許綠霧四濺而出。
  “什麼破東西,不堪一擊。”
  “害本座浪費實力。”
  “小子,你別做無謂的掙扎了,準備受死吧。”天意世家的高人冷哼連連,渾然沒理會掉落在周邊的碎塊。
  陡然!
  為首的天道境界巔峰的高人刻畫道紋的手指微微一顫,原本快要刻畫完畢的遠古秘法因為這一顫,前功盡棄,而這名高人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只見他的腳踝下方,一縷綠霧已經鑽了進去。
  “此物有劇毒,大家小心。”為首的天道境界巔峰高人大喝。
  “劇毒?”
  “區區劇毒有何畏懼的。”
  其餘高人不以為意,不過還是聚起了威能,準備擋住飄散來的綠霧,以他們的境界和實力,除去世間少數的奇毒外,一般的劇毒已經奈何不了他們了,所以他們並不懼。
  可是!
  在這些綠霧接觸到高人們釋放出的威能防禦的剎那,他們的臉色徹底變了,因為這些劇毒透過了威能防禦,鑽入了他們的體內,雖然只有一絲,但他們卻感覺到這劇毒的霸道。
  “不好,這劇毒太過霸道,能夠侵蝕我等……”
  “大家快散毒。”
  八名天道境界的高人頓時慌了。
  而那些碎開的肉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凝聚在一起,化為了一具雄壯而渾身碧綠的修煉者,除去皮膚呈現綠色外,此人身上沒有絲毫毛髮,渾身毛孔不斷吞吐著絲絲綠霧。
  毒修!
  這是上海一直養在小鼎內的毒修。
  昔日在萬毒聖地遺跡內,他將毒修收服之後,還收刮了幾乎所有毒修的血肉,甚至連毒皇的血肉也丟入了小鼎中,供給馴服的毒修吸納,經過長時間的吸收,毒修如今的毒性已經堪比昔日的最強的八位毒修了,甚至還在它們之上。
  毒修的可怕,上海是體會過的,它們很難被殺死,而且渾身的劇毒對修煉者有著很強的侵蝕作用,昔日在萬毒聖地遺跡內,尚未吞食過血肉的毒修就已經能夠滅殺一位天道境界的高人了。
  經過近一年的吸納後,毒修如今的毒性已經達到了極為可怕的程度,上海深知這一點,所以他將毒修當成了殺手鐧。
  當然!
  方才放出毒修,上海也是冒著很大的風險。
  如果八名天道境界的高人,只要有一位當場認出毒修的話,就不會直接出手滅殺牠,從而令它四分五裂,將毒性分散出去,到時候他們只要分出一兩位來牽制毒修。
  而其餘人,特別是為首的三名天道巔峰高人直接對上海下殺手,那麼他也將會有很大的殞落風險。
  毒修的毒性很強,八名天道境界的高人,雖被入體了一絲,但瞬間就被毒倒了,不是他們實力不夠強,而是毒性的威力向來不會以實力來衡量,就像昔日的毒皇,實力比玄天尊王要弱得多,但卻納天地至毒,毒倒了玄天尊王。
  縱使玄天尊王感悟生機大道,成為了玄天聖主,但卻也沒能耐清除掉天地至毒,可見這至毒的可怕。
  “幸虧毒修毒性變強了,不然要解決這八名天道境界的高人,還得費上一番手腳……”上海吐出一口濁氣,沒有任何停留,直接朝著八名被劇毒侵擾的高人走去。
  驀然!
  虛空一陣晃動。
  上海頓時感到心中發慌,因為他感受到了虛空獸的危險氣息,迅速凝聚二者聯繫的靈識。
  “嘿嘿……虛空獸,你再強也沒用,如今這個時代已經不是遠古時代了,你們的時代過去了。我知道你聽得懂,別白費力氣掙扎了,封聖禁連聖主都能封住,更別說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