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AN

大人物顯化,威勢是何等恐怖,就連天墓城頂上的防禦護罩都禁不住微微抖動起來。
  而位於天墓城的高手們,無不感到莫名的窒息和惶恐,特別是靠得較近者,幾乎都要被這股驚天的氣勢給壓倒了。
  天墓城偶爾會有大人物出現,這並不是什麼奇事,但極少散發出自身的氣勢,所以幾乎所有高手都只是知曉大人物的實力有多恐怖,但卻從未真正體驗過,如今這一體驗,眾人才感受到大人物到底有多恐怖。
  僅僅只是氣勢,就震的天墓城一片區域晃動,若是真正出手的話,恐怕整個天墓城也會在瞬間被掃平。
  “三老祖……”天意絕四人頓時驚喜交加。
  前來的大人物乃是天意世家的三老祖,早已踏入神道境界多年,極少出現在世人面前,如今三老祖出現,他們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縱使是擁有聖主之資的人物,也無法在靈聖巔峰的時候就擁有對付大人物的實力。
  三老祖出手,上海還能跑得掉?
  只是!
  四人完全料不到,本該停手的上海,竟不顧大人物的警告,一掌直接拍了下來,含怒一擊,更是運用上了天魔九殞,以及太古本源道韻催生出的極數道紋,再加上恐怖的體魄之威,兩種力量交織起來,更加恐怖。
  轟!
  四名天道境界的高人雖有本體威能抵禦,但卻是難以抵禦體魄之威,還未等他們反應過來,身軀已經被硬生生的震碎了。
  “啊……”
  見上海竟敢無視自己,三老祖氣得雙目通紅,虛空被其吼聲震碎,下方的不少高手更是因為殃及池魚之禍,而被震得吐血,有的當場被震死在原地,嚇得原本還打算看熱鬧的高手紛紛退離,不敢再多待片刻。
  “小子!敢無視本尊警告,還在本尊面前斬殺我族高手,本尊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三老祖震怒不已,隨手一掌拍下,千里範圍內的大道之威瞬間被抽空,灌入這一掌中。
  轟隆隆……
  天墓城顫動了。
  一隻無上巨手蓋臨而下,彷彿神之手般,虛空不斷被碾碎,恐怖至極的力量,令在場剩餘的高手嚇得臉色煞白,頓時懊悔自己為何還要逗留在此地,想要退離已經遲了。
  雖只是餘威擦中,但還是有幾名倒霉的高手被震碎,而其餘的雖然運氣好沒被轟殺,但也被震得吐血倒飛,狠狠的砸在遠處的房屋內,生死不知,甚至還有天道境界的高人被震飛而出。
  大人物之威,是何等的恐怖。
  巨手蓋臨而下,上海神色依舊如初,沒有絲毫的慌亂,而是平靜的望著,彷彿那壓下的不是大人物的手,只是氣流而已。
  吼……
  巨吼從虛空中傳出,恐怖至極的音波衝擊而過,瞬間盪碎了層層空間,只見一隻閃爍著動人心魄的獨角穿透而出,它蘊含的威能不比大人物差多少,這一穿透而來。
  天墓城再度抖動,不少高手嚇得魂飛魄散,一位大人物出手已經很恐怖了,如今又來一位。
  兩位大人物對戰的話,天墓城還能完好嗎?
  大人物交手,數万里大地夷為平地並非奇事,哪怕是上古城池,也會被大人物之間的交手給打穿,哪怕是散發出的餘威,都能將天墓城大部分的高手給當場震死。
  三老祖頓時一驚,下意識收回手,揮動萬里的天地之威,只見密布的紅色電芒化為巨臂,與獨角撞在一起,巨臂被震碎,而獨角的去勢稍減,但依舊還是朝前刺去。
  轟!
  獨角穿透了紫黑色的霧氣,只見這些霧氣被震消了不少,退散的霧氣再度凝聚成為三老祖的模樣,只不過此刻的他沒有隱藏在霧氣中,而是化身為一尊紫黑巨神。
  虛空獸顯露而出,黝黑的瞳孔死死的盯著三老祖,神色上露出兇戾之色,荒獸的氣勢勃然而出。
  “荒獸……”三老祖神色一震。
  “嗷……”
  虛空獸低吼一聲,位於虛空的左側,與化身為紫黑巨神的三老祖相互對峙著,荒獸氣勢與大人物氣勢不斷碰撞,迸發出密集的電芒,恐怖的聲勢不斷震得大地搖晃。
  天墓城頓時遭殃了,防禦大陣在方才的震擊下,已被撕裂了。下方的高手惶恐不已,紛紛朝著城外散去,沒人敢在此多待片刻,以他們的實力,連虛空獸和三老祖的氣勢都無法抵禦。
  境界相差太遠了,二者的交戰,僅僅餘威就能覆滅整座天墓城近九成以上的高手。
  虛空獸的出現,頓時令不斷朝外撤的天墓城高手沸騰了。
  “那是什麼……”
  “好像是異獸。”
  “屁,異獸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能耐,居然能和大人物對抗。”
  “不是異獸,是荒獸……”一名強者顫聲道,驚愕的目光遙望著位於天空上方的虛空獸。
  “荒獸……”聽聞到這句話者,皆大為震驚。
  “怎麼可能,遠古之後荒獸早就絕滅了,只有古籍曾有記載。”
  “誰說沒有,天一聖地就有一頭碧水龍龜,既然有一隻,未必沒有第二隻,這只肯定是荒獸。”
  “是荒獸沒錯,我在古籍上見過刻錄下來的圖騰之像,這是一隻遠古時期,生存於虛空的荒獸,名為虛空獸,據說這種荒獸擁有著穿梭虛空的神通,具體如何就不清楚了。”
  “虛空獸……”
  “嗯,據說完全成長後的虛空獸一般都擁有相當於神道境界的實力。”
  “那這是一隻完全成長的虛空獸?”
  “它是從哪裡來的?難道是路過?”
  “不可能,就算是路過,荒獸一般不會主動露面,以它穿梭虛空的能力,完全可以避開此地。很有可能,這只虛空獸在幫那個小子。”
  “幫那個小子?”
  “這不可能,荒獸極為高傲,怎麼可能幫他。”
  “但是荒獸被馴服就會。”
  “能夠馴服荒獸,此人實力豈不是比大人物還可怕?不對,未必是他自己馴服,說不定在他背後有個恐怖的勢力,難怪敢與天意世家的大人物叫板,原來是有所依仗,看來有熱鬧看了。”
  退到遠處的高手們議論紛紛,不少強者望向虛空獸的目光帶著炙熱,同時也頗為嫉妒的盯著上海。
  荒獸可遇而不求,任何一隻若是能夠成為助力的話,哪怕是剛踏入修煉一途的修煉者,也有著無以匹敵的戰力。
  就像眼前的上海一樣,有虛空獸在,根本就無懼大人物。
  三老祖面色依舊沉穩,但是目光卻閃爍著忌憚之色,方才那一擊差點將他擊傷,這只虛空獸比起遠古傳聞中的還要厲害,甚至已經達到了神道境界較高的層次了。
  看著下方的上海,三老祖神色陰晴不定,他萬萬沒料到,對方竟然會有一隻虛空獸相助,難怪有恃無恐。
  “小子,你以為憑著一頭虛空獸,就敢藐視天意世家,你要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三老祖冷聲道。
  “天意世家確實龐大,我確實會付出慘重的代價,但是若是我和虛空獸拼死而戰,不知道你們天意世家會損失多少,就算殺不死你們一位大人物,也能重創一位,屆時想必不用我動手,那些窺視天意世家的勢力,應該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吧?”上海絲毫不懼的與三老祖對視,身後緩緩浮現出了那柄霸翼劍,一對劍翼迅速伸延而出。
  半道器……
  三老祖神色再度一變,以他的境界如何不清楚一件半道器的威力,雖然以上海的實力無法發揮出真正恐怖的破壞力,但要給天意世家製造一些麻煩還是足夠的。
  而且,有這件半道器在,他已很難一擊轟殺上海。
  “好!你到底想怎麼樣?”三老祖沉聲道。
  “把人交出來。”上海說道。
  “人?”
  “天妖后裔。”上海這句話用的是傳音。
  “天妖后裔……你竟是為了她們而來。呵呵!她們與你有何關係,你竟為了她們不惜得罪天意世家。小子,本尊奉勸你,還是就此罷手離去,莫要染指天妖后裔,她們不是你能夠碰的。”
  “如果我要碰呢?”上海眼眸瞇成一條線。
  “你真以為,憑著一頭虛空獸就能給天意世家帶來麻煩?小子,你想得太簡單了,我們天意世家近萬年不倒,別說一頭虛空獸,哪怕是三頭或是五頭前來,也沒這個機會。”
  三老祖說到這裡,頓了頓語氣,道:“和你說了這麼多,時間也差不多了,你運氣不好,二哥正巧就在千象山脈守候,本尊已通知他,如今他應該到了,正好聯手將這只虛空獸給抓獲,然後再慢慢讓它臣服,到時候就讓它成為我們天意世家的守衛門戶的大獸。一頭成長的荒獸當守山大獸,不錯,本尊很喜歡。哈哈……”
  還有一位……
  上海神色微變,霎時明白了,這三老祖一直不動手,就是為了保存實力,為的就是等待另一位大人物的到來,而他們的目的顯然是為了虛空獸,二位大人物聯手的話,還真有機會活捉虛空獸。
  轟……
  虛空顫動了。
  無盡的黑色火焰從虛空中鑽出,化為一朵朵的黑色火雲,將剩餘的天際遮掩了起來,除此之外,冰寒至極的凍氣,瞬息將三千里虛空給凍結了,兩股恐怖至極的聲勢襲來。
  “哈哈!果然是虛空獸,三弟你這個消息來的及時。”一名黑袍老者出現。
  “兩位道友,看來在下來的正是時候啊,竟能親眼見識到遠古時代才能存在的虛空獸。”
  陰測測的聲音傳來,一名瘦骨如柴,模樣尖細的大人物從虛空穿梭而出,此人下巴還長著倒三角的鬍鬚,渾身更是散發著冰寒透骨的冷意,哪怕是看一眼,渾身血液都有種被凍結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