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一品香

正當上海準備看仔細的時候,黑色鏡子上的道紋突然消失了,眼前的畫面也隨之消失。
  沒了?
  上海一怔,目光投向了寶光道人。
  “本座好久沒用這照天境了,都忘了千里之外只能維持一息時間。”寶光道人抱歉一笑,“既然大人物來了,那我們就不用擔心了,說不定其餘聖地的大人物也在趕來的途中。”
  寶光道人都這般說了,上海還能說什麼,只好繼續等了。
  轟……
  須彌之器忽然再度扭曲了起來。
  二人霎時臉色變了。
  “糟糕,可能是金器世家的大人物來了,毒皇感受到威脅,所以打算盡快清掃此地,我們快出去,不然就會被震死在這裡面……”寶光道人臉上肥肉連連抖動,抓起上海,就朝外衝去。
  就在二人剛離開須彌之器的時候,整個須彌之器轟的炸開了,漆黑的虛空風暴席捲而起,吞噬了周邊的一切。
  “本座好不容易弄到手的須彌之器……”寶光道人發出慘嚎。
  死裡逃生,上海暗暗的鬆了一口氣,不過心底卻平靜不下來,神色凝重的望向周邊,可當他目光剛觸及遠處的時候,臉上浮現出訝異之色。
  地面上不知何時升起了七座如同山峰般的菱形石碑,這些石碑不知是何種材質製作而成,遠遠望去,如金如玉,上方還不時閃爍著神秘的紋路,一眼望去,七座菱形石碑相互呼應,渾然一體。
  “這是……”
  寶光道人也注意到了七座菱形石碑,“七尊大勢……這竟是七尊大勢。慘了,這下慘了,就算是大人物來了也沒用了……”說完,肥胖的身子微微晃動,隨時都可能會倒下一樣。
  “你說這是七尊大勢……”
  上海的臉色也徹底變了,對於七尊大勢,他在天罡宗的玉簡上曾見過,那是一種特殊的禁陣,屬於陣中陣,可以融入各種禁陣中,不但可以提升原本禁陣的功效,還能自成禁陣規則。
  如果說原本聖牢禁陣,只要大人物出手還能破開的話,那麼現在的聖牢禁陣,恐怕就算是大人物來了,也破不開了,而且這還不算自成的禁陣規則,如果這規則是加強聖牢禁陣的話,恐怕聖主來了也未必能夠破開。
  “該死!這毒皇也不知是哪個成精的老傢伙煉化而成的,竟懂得佈置七尊大勢,而且還專等各大勢力的大人物到來,才開啟……這一步步的算計,恐怕早就謀略多年,就等這一天用上……”
  寶光道人搥胸頓足道:“本座身為一代英傑,難道就要埋葬在這裡?成為毒修?”
  一代英傑……
  上海徹底無語了。
  “成為毒修……比死了要強得多,說不定過個幾千年,本座又恢復靈智了,雖然異修的模樣醜了點,但本座勉強接受吧。”寶光道人自我安慰道:“遲個幾千年就遲個幾千年吧,以本座的驚天資質,成為聖主是遲早的事。”
  驚天資質,成為聖主……
  上海臉頰禁不住一陣抽搐,見過臉皮厚的,但卻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臉皮厚到自戀程度的傢伙。
  “寶光前輩,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上海不甘心的問道。
  “辦法?”
  寶光道人瞥了上海一眼,點了點頭道:“當然有,怎麼可能沒辦法,本座有很多讓人死前沒任何痛苦的辦法,你要不要?”
  “真的只能等死了?”
  “不然還能怎麼辦?”
  二人相對無言。
  轟……
  萬毒聖地遺跡上空,轟鳴不斷,整片虛空早已被轟塌了,可怕的虛空風暴不斷轟出,遠處不時傳來天一聖地碧水龍龜的咆哮,還有金器世家道器“金道晨鐘”的嗡鳴。
  各大勢力的高手,除去一部分跑得快的,已經退到邊緣處外,其餘的都早已被毒死的毒死,震死的震死,剩餘的只能忐忑不安的等待著,期望金器世家和天一聖地的聯手能夠制住毒皇,不然所有人都將死在這裡。
  縱使如此!
  每次盪來的餘波,都會橫掃一處邊緣,殞滅大量高手。沒人能擋,就算能擋得住一擊者,也早已身負重傷,難以再擋第二擊。
  毒皇本身就蘊含滔天劇毒,再加上大人物的威能,唯獨只有持有道器的金器世家,以及擁有荒獸碧水龍龜的天一聖地能夠抵禦得住而已,其餘人,哪怕是高人也擋不住一擊。
  咚咚咚……
  “金道晨鐘”發出的聲音越來越急促,一波接一波的恆古道音在虛空上蔓延,頂部的岩層早盡碎,從下方完全能夠看到無盡的蒼穹。
  忽然間!
  虛空黑幕展現而出,一顆璀璨的辰星浮現,蒼穹轟隆而動,彷彿整片天宇壓制下來一樣,大地沉浮,遙遠的辰星從黯淡逐漸變亮起來,外形也越來越大。不!不是變大,而是這顆辰星正從蒼穹中落下。
  “晨星降世……”
  寶光道人神情一動,“這是‘金道晨鐘’的‘域’,金器世家竟施展出來了,難道勝負要見分曉的了?”
  極致的引力之下,站於邊緣位置上的上海臉色霎時一白,因為他感到體內的血液都要被吸出去了。
  這是一股無法對抗的恐怖力量。
  星辰隕落帶來的威能有多可怕,沒人比他更清楚,這將是滅頂的災難,無人能夠抗拒,縱使這顆星辰不是真的,但其隕落下來的威能,足以將北漠大地近半給毀滅。
  感受著這股滅絕一切的恐怖威能,上海心中大顫,這才是真正的天地之威。道器的“域”太可怕了,半道器“五蔚雲霞”的“域”與之相比起來,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似乎是為了驗證寶光道人的烏鴉嘴。
  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發出驚天龍吟,震得大地轟隆劇顫,原本硬如精鐵的地面,轟然碎裂。地底下的萬千河流逆行而出,萬毒聖地遺跡上空,頓時化成了無盡的汪洋。
  “碧水龍龜最強神通‘萬物歸流’……果然是要決勝負了……”寶光道人的肥臉緊繃成一團,隨後趕緊取出了七層銅塔,一對小眼睛凝縮成兩點,嘴裡默念著晦澀的遠古咒法。
  “疾!”
  寶光道人大喝,一口精血噴在了七層銅塔上。
  頓時!
  七層銅塔迅速放大,猶如一座小山峰般,泛起驚天寶光,化作七個寶輪,環繞在每一層塔上。
  做完這一切後,寶光道人紅潤的臉頓時慘白如紙,肥胖滾圓的身子搖搖欲墜,彷彿隨時都可能會倒下一樣,可見方才噴出的精血,足以令他元氣大傷。
  就在寶塔成型的瞬間,毀天滅地的威能席捲而來,就像是一場恐怖至極的風暴,七層銅塔被震得搖晃不已,隨時都可能會被化為灰燼,位於下方的上海心顫不已。
  彷彿過了一瞬,又像是過了恆久。
  毀天滅地的威能消逝了!
  虛空依舊破碎,金器世家的道器“金道晨鐘”依在,只是此刻它已經黯淡了不少,蘊含的神韻消逝了一些,而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神情萎靡,堅如神鐵的甲殼上佈滿了裂痕。
  贏了?
  上海心中剛冒出這個想法。
  虛空中蕩起了一波漣漪,一尊巨大的身形浮現在蒼穹上空,猶如神祇一般俯視著世間,遍布的五色毒芒,彷彿神甲般覆蓋在身上,毒皇模樣沒有絲毫變化,就連氣勢也未減弱過哪怕一絲。
  誰強誰弱,一眼就能看出。
  “道器和荒獸聯手,都敵不過這毒皇麼……”上海澀然道。
  “毒皇的實力果然可怕。誰說敵不過?只是金器世家這一次太託大了,竟讓個小傢伙來執掌道器‘金道晨鐘’,根本無法將道器的威能展現出來,若是換做大人物來執掌,絕對能夠壓制毒皇。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還未徹底成年,若是成年的話,別說一個毒皇,哪怕來三個也未必是對手。”寶光道人沉聲道。
  就在二人交談之際。
  突然虛空中的道器“金道晨鐘”上浮現出了玄奧無比的道紋,原本只有小山峰大小的道器,迅速漲大,瞬息遍及千里之遙。
  咣!
  “金道晨鐘”瞬息罩住了方圓千里的範圍,殘餘的各大勢力高手,全部被收入了裡面。
  “這是怎麼回事?”
  “出什麼事了?”
  “‘金道晨鐘’將我們罩在這裡面?難道金器世家念及同道之情,救下了我們?”
  各大勢力的高手紛紛面露訝然和疑惑,不止是他們,就連寶光道人和上海二人也感到迷惑與不解。
  不過!
  不管怎麼說,毒皇不見了。
  這讓原本還有些擔心的各大勢力高手,連連鬆了一口氣,至少現在是保住性命了,不至於像方才那般,提心吊膽的,隨時都有殞落的可能。
  “咦?我的威能,怎麼在消散……”
  “我的也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才剛安心下來沒多久,各大勢力的高手震驚的發現,自身的威能正在不斷散失中,如此一幕令眾人大驚失色,威能是修煉者安身立命的基準,如今消散,對眾人來說,不啻於喪失了保命的能力。
  “本座的威能也在散失……”寶光道人驚呼道。
  上海也吃驚的發現,自己的威能也在散失,不過他也不擔心,身體現今屬於紊亂狀態,能夠運用的威能只有靈王境界而已,散失掉對他來說,損失並不算大,只是為何自身威能會散失掉?
  “諸位稍安勿躁。”
  洪亮而渾厚的聲音從神舟上傳來,這聲音彷彿蘊含著某種特殊的力量,令在場不少高手心中的焦躁安定了下來。
  神舟中!
  一名身著錦衣玉袍,豐神如玉的年輕男子站於舟首,渾身上下泛著密密麻麻的銀白道紋,兩道劍眉高高豎起,漆黑的眼瞳中散發著無邊的鋒銳,整個人宛若驚世神器,光華內斂,但卻又不失神銳之意。
  “在下金器世家——金聖鋒!”年輕男子拱了拱手,微笑道:“諸位道友和前輩不必驚慌,諸位的威能散失是‘金道晨鐘’的封禁緣故,主要是為了保全諸位而已。”
  “他是誰啊?”
  “你竟然不知道?金聖鋒可是有可能執掌金器世家的下一代嫡系傳人之一,據說此人的資質極為驚人,二十五歲就達到了靈聖巔峰了,距離天道境界只有一步之遙。”
  “二十五歲的靈聖巔峰……”
  “相比起各大聖地的聖徒和聖女,都不差分毫。”
  遺留的高手議論紛紛起來。
  “金少主!本座想知道,我們現在是否安全了?”一名高人忽然開口朗聲說道。
  “只是暫時安全罷了。”金聖鋒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