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YC

七座宮殿同時晃動,五座宮殿中,溢出了各色流光,煞是瑰麗,可是給人的感覺,卻是充滿了無盡的殺機。
  一道人影浮空!
  看不清面容,看不到他的真實模樣,但在七座雄偉壯闊的宮殿面前,他給人的感覺,更加磅礴和宏大,就像是一座萬古不落的神峰,所有目光全都集中在這一道人影上。
  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渾身激蕩起瞭如神刺般的波瀾,護住了周身。
  而金器世家的道器“金道晨鐘”蕩起了一圈光暈,將神舟包了起來,很顯然,他們對這一道人影的出現,極為忌憚。
  雖然各大勢力還不清楚這個人影到底是什麼人,但見到天一聖地和金器世家都做出了這樣的舉動,而且方才那道吼聲,說不定是這道人影發出的,能夠號令上千可怕的毒修,這人影的實力絕對可怕。
  “毒皇……這萬毒聖地內,竟誕生了一位毒皇……”寶光道人臉一陣紅一陣白,生澀的吐出兩個字,目光中的忌憚更甚了。
  “毒皇?”上海眉頭一皺。
  “毒皇就是異修中的毒修的皇者,毒修也被稱之為異修,在遠古時代,異修雖不多見,但也存在過。強大的修煉者死去後,他們的魂魄會散掉,但是由於他們修煉的軀體無比強大,很難毀壞。若是意外落入某些特殊之地,身體將會重新產生靈性。”寶光道人沉聲道。
  “也就是重新踏入修煉一途,只是喪失了原有本性的異類修煉者是吧?”上海接著說道。
  “你這話只對了一半。”
  “一半?”上海面露不解。
  “廢話,喪失原有本性是必然的,因為魂魄早已散入體內。但是,若他們修煉到一定程度的話,就可能恢復原有的本性,甚至重凝意識,恢復原來的一部分記憶,也是有可能的。”寶光道人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這位毒皇,就是異修中修煉到一定程度,恢復了部分本性的……”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恢復本性的話,那就更可怕了。
  毒修本身就可怕無比,渾身劇毒不說,體魄強大無比,而且還有特殊的神通,碧水龍龜能夠滅殺三百餘個,還是因為毒修本身只有簡單的殺戮意識,而沒有靈智,如果有靈智的話,早就閃避了,碧水龍龜更別想這麼輕易斬殺如此多的毒修。
  擁有本性,那就等於有了靈智,還是毒修中的皇者,無論是蘊含的劇毒還是體魄,都遠遠在毒修之上。
  而且,這道人影給他的感覺,相當的熟悉。
  “希望這傢伙前身只是天道境界而已,恢復本性的話,能催動的威能也就只有天道境界,縱使是毒皇,天一聖地和金器世家都有把握應付。”寶光道人沉聲說道。
  “如果是它的前身是一名大人物呢?”上海澀然道。
  “大人物?”
  寶光道人猛然轉過頭,肥臉一顫一顫的,小眼睛死死的盯著上海,“這種玩笑你也開?”
  “如果是呢?”上海目光一轉不轉。
  “你能確定它前身就是大人物?”寶光道人肥臉顫得更加厲害了,小眼睛中透出了一絲懼色。
  “嗯!”上海深深的點了點頭。
  “無量你個大尊,怎麼不早點說。”
  寶光道人跳罵道:“真被你害死了,該死的,這下我們死定了。”說完,肥大的厚臀跌坐在地上,臉色如死人般的白。
  寶光道人額頭連連冒著冷汗,嘴裡喃喃道:“聖牢禁陣,聖牢禁陣,本座明白了,這不是萬毒聖地遺跡設置的,而是那個傢伙佈置的……”
  “它佈置的……”
  上海抬起頭,臉色無比難看的望著那懸浮在七座宮殿上的人影,澀然道:“你的意思是說,聖牢禁陣,是它用萬毒聖地遺跡內的材料佈置而成,而那個道器‘暮鼓’,很有可能是它催動的,為的是引我們入局,好將我們困殺?可是它為何要這怎麼做?”
  “為何要這怎麼做?”
  寶光道人慘笑道:“那還用說?異修的修煉與我們不同,它們天生就能相互通靈,秉體而修,數量越多,它們修煉速度就越快,特別是位於頂尖的毒皇,若有上千天道境的高人化為毒修,只需三四百年時間,它就能達到堪比聖主的層次……”
  “三四百年時間,就能達到聖主層次……”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聖主是何等層次,那可是位列這個世界的頂端了,若是毒皇達到聖主層次,恐怕整個東荒都鎮不住它。
  三四百年的時間,對於普通修煉者來說,可能是一生,但對達到天道境界,擁有五百壽元以上的高人來說,只是大半生而已,而且達到大人物層次,能夠活上千年,而若是達到聖主層次,至少是萬年的壽元。
  雖然不知各大勢力來了多少天道境界的高人,但上海猜測應該不會少,若是毒皇這一次將所有人都圍殺在此地,恐怕真會達成心願。
  “我們走!”寶光道人深深的看了萬毒聖地遺跡一眼,咬了咬牙,拉起上海就遁去。
  就在動身的剎那,方圓千里範圍內,氣流霎時變得猶如濃稠的膠水,連動一下都無比困難,寶光道人飛掠的速度,瞬間降低了大半,就連身負太古天魔軀的上海,都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壓。
  “氣勢囊括千里,這毒皇的實力幾乎不比昔日所見的烈炎尊者差多少,這還是它重新恢復的一部分力量,若是全盛時期的話,實力將更可怕。以這份大人物的威能,再加上毒修的神通……”上海神色驟變。
  轟……
  身後的虛空徹底破碎了。
  恐怖絕倫的威能震得聖牢禁陣劇烈晃動,千里範圍內的一切,皆被這股驚世神威襲中。
  呲……
  上海感到身軀猛然一沉,嘴角溢出了一絲血液,此刻他位於五百里之外,而且以太古天魔軀的強橫程度,竟還被震傷了,可見這毒皇的實力有多麼恐怖了。
  不止是他,就連飛掠的寶光道人都差點一個趔趄栽倒,穩住身子後,寶光道人的胖臉上再無一絲血色。
  大地震動不止……
  後方傳來了碧水龍龜的怒吼,還有金器世家的道器“金道晨鐘”不斷迸發出的大道始音,顯然,毒皇已經與天一聖地,還有金器世家已經交手了。
  上海回頭望了一眼,晨曦與碧海波瀾掩蓋了整片天空,一尊巨型的五色身軀,宛若神人一般,踏在晨曦與碧海波瀾之上,瀰漫的可怕五色劇毒,侵蝕著晨曦和波瀾。
  整個天地,在這三股恐怖的力量衝擊之下,像是要翻轉過來了一樣。
  第二次了!
  這已經是上海第二次見到大人物出手了,雖然不是首次,但給他帶來的震撼卻不下於第一次。
  在擁有顛覆天地力量的大人物面前,各大勢力哪怕派出的高手再多,也沒有多大的用處,更別說插手的機會了,能夠自保都已經算是不錯的了,浩大的餘威衝擊之下,萬毒聖地遺跡周邊,硬生生被擴大了近一半的面積。
  一路急掠!
  上海感到自己的身體都要被轟碎了,三股驚世威能衝撞之下,泛起的一波接一波的衝擊,撞得他體魄轟然作響,骨頭更是發出咔咔的脆響聲,隨時都有要斷裂的跡象。
  寶光道人也早已大汗淋漓,肥臉不斷抖動著,他早已凝出了威能抵禦,但在接連的衝擊之下,也被撞得渾身痛,一路飛掠之時,不時的抖腳拍手,嘴裡發出連連抽冷氣的聲音。
  “痛……痛死本座了……”寶光道人終於忍不住咧嘴大叫起來,但腳下卻是不敢停。
  狂掠到聖牢禁陣邊緣的時候,寶光道人最終扛不住了,毫無形象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而被隨手拋出的上海則在空中翻了幾圈,憑著體魄的強橫,雙足狠狠的踏在地上。
  二人臉色泛白,大口的喘著粗氣,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余悸。
  “早知道這該死的地方有個大人物煉成的毒皇,本座就不來了。”寶光道人狠狠砸了一拳地上,叫罵道。
  “有沒辦法離開?”上海沉聲道。
  “離開?對,得先離開這裡。”
  寶光道人當即爬了起來,圓滾滾的身子挪到了邊緣位置,看著豎起的聖牢禁陣,正要出手,他的臉色驟然一變,趕緊取出了一個黑漆漆的盒子,迅速對著它一拍,然後拉著上海就跳入裡面。
  這是之前寶光道人用的須彌之器,二人才剛進入裡面,整個須彌之器就轟隆劇顫起來,原本穩定的空間,頓時變得扭曲起來,位於里面的上海和寶光道人二人頓時一陣心驚肉跳。
  若是須彌之器破了,那他們絕對會掉入無盡虛空之中。
  無盡虛空的可怕,上海早已領教過了,如果再來一次的話,他可沒把握能夠保住性命,縱使有神秘小鼎也沒多大用處。
  在扭曲了一會兒後,須彌之器緩緩恢復過來,上海和寶光道人二人的臉色才恢復如初。
  “你小子運氣好,若不是遇到本座,方才在那一波餘威之下,說不定就化為飛灰了……”寶光道人說道。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上海問道。
  “怎麼辦?只能等了,不過你別抱太大的希望。這毒皇開啟了聖牢禁陣,擺明了是要擊殺所有人。我們只能希望,各大聖地的大人物盡快趕到,趕緊破開聖牢禁陣。”
  “破開這聖牢禁陣,需要多長時間?”上海趕緊問道。
  “多長?一位大人物出手的話,應該要半個月吧。”
  “半個月……”
  上海冷聲道:“半個月我們還能活得下去?”
  “又沒說只有一位大人物,如果多幾位的話,頂多兩三天。只要我們能熬過這段時間,應該就有機會活下去了。”寶光道人說道。
  兩三天……
  上海徹底無語了。
  不過現在他也做不了什麼,只能繼續等待了,希望金器世家和天一聖地,還有各大聖地能夠撐得久一些。
  “咦?”
  寶光道人忽然驚咦了一聲,沉著的臉上透出一絲笑意,“哈哈,小子,看來我們運氣不差,這一次不用死了。”
  “不用死了?難道大人物來了?”上海眉頭一皺。
  “應該是,先看看再說。”
  寶光道人說話間,取出了一面古樸黑色鏡子,隨手一抖,只見鏡子緩緩懸浮而起,數道詭秘的遠古道紋在其中橫生而出,原本漆黑的鏡子內,浮現出了一個畫面。
  聖牢禁陣邊緣處,虛空晃動,裂痕迅速蔓延,上萬丈的地面,被直接破開了,所有岩石皆震碎成了灰塵,這等移山填海之威,除了大人物外,再無其他人能做到。
  到底是哪一位大人物到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