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论坛

聖牢禁陣!
  雖不是絕世禁陣,但也相差不遠。
  不過一般來說,大部分聖地都不會去建立這種禁陣,一來耗時耗力不說,所需的材料更是其餘同等級禁陣的數倍以上,最主要的是這個禁陣的效果很單一,沒有任何殺傷力,只能困住生靈而已,而且還無法阻隔威能釋放。
  當然!
  聖牢禁陣的囚禁效果很強,連大人物都能被困在裡面,短時間內都無法脫離出這裡。
  越想,上海心底越是不安,總感覺有什麼事要發生。
  “根據文獻記載,萬毒聖地滅亡是因為得罪了一名擁有蓋世之威的大人物,從而被絕滅的。這聖牢禁陣,應該是用來圍困那名大人物的。只是,圍困一名大人物,佈置達到千里範圍的聖牢,也太過於浪費了……莫非是別有他用……希望是我想多了。”上海壓抑住內心的不安。
  驀然!
  瀰漫在萬毒聖地周邊的劇毒氣霧迅速朝里面收攏,像是有無形的大手在掌控整個萬毒聖地遺跡一樣。
  隨著劇毒氣霧的消散,被遮掩的一面漸漸浮現而出,只見七座宮殿煥發著各色異芒,彼此交織,在這些異芒之中,各色光點浮浮沉沉,組成了一副廣闊無垠的星域圖。
  執掌道器“金道晨鐘”的金器世家率先停了下來,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緊隨其後,其餘各大小勢力的高手也紛紛聚攏在一起,眾人驚疑的望著露出真顏的七座宮殿。
  “那些光點是什麼?”
  “好像是人……”
  “怎麼可能,萬毒聖地早已沉沒不知多少萬年了,所有高手都已死絕,縱使是至高聖主,也活不了這麼多年。”
  “不是人,那是屍體,天啊,好多……”
  當眾人看清浮浮沉沉的光點模樣後,都禁不住為之大震,七座宮殿上空環繞的光點,竟然全都是屍體,伴隨著七座宮殿的異芒浮沉旋繞。這般詭異的情景,令人禁不住連連倒吸冷氣。
  在看到這些屍體的瞬間,上海臉色驀地一陣泛白,再看到聖牢禁陣,他霎時明白了什麼。
  “好多毒修……”
  寶光道人當即拉著上海,朝著後方掠去。
  天一聖地與金器世家,還有諸多大勢力的目光都被萬毒聖地遺跡內的道器吸引住了,根本就沒太過於注意這二人,再加上寶光道人早已用某種秘法將上海身上的寶光遮掩住了,想要辨認都難。
  就在二人飛快朝後掠的時候,七座懸浮的宮殿忽然莫名的震顫了起來,上空的星域,各色異芒紛紛散去,上千屍體失去了束縛,接連朝下墜落,像是要砸在地上一樣。
  陡然!
  最先下落的屍體,詭異的懸在了百丈之處,喪失了一切生機的屍體,眼皮顫動了一下,猛然睜開,土黃如晶的眼瞳,蘊含著無盡的兇戾,像是從無盡深淵中爬出的惡魔。
  “活了……”
  “他活了……”
  各大勢力的高手們臉色泛白,年長的倒還鎮定,年輕的卻是禁不住渾身顫抖起來,雖然他們也見過魔物,但像這種完全喪失生機的遠古修煉者復活,這般詭異之事,連聽都沒聽說過。
  一具,兩具……
  上千具屍體,紛紛睜開了眼睛。
  噗……
  七座宮殿噴出七種絕世劇毒,這些劇毒混合在一起,依次灌入了上千具屍體之中,血肉開始蠕動,原本乾癟的屍身,漸漸的恢復了壯實,皮膚上更是散發著攝人心魄的毒芒。
  毒修復蘇,他們的數量相比起各大勢力,並不算多。
  但是這上千毒修橫立在萬毒聖地遺跡前,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面對著千軍萬馬。
  “全都活了……”
  “大家小心,這些屍體身上可能染有劇毒,千萬別太過於靠近它們。”
  “裝神弄鬼的東西,就算身染劇毒又如何,將它們全部轟殺就行了。”
  “這些可能是萬毒聖地遺留下來的守衛,看來要獲取道器,還得先解決這批守衛才行了。”
  “不過區區上千守衛,以我們各大勢力的高手聯手,將他們斬殺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大家一起上吧。”
  虛空劇震!
  各大勢力的高手,如同烏雲遮日,鋪天蓋地的襲殺向上千毒修,如此多的高手齊發,聲勢是何等的浩大,彷彿萬丈狂潮,夾帶著毀天滅地的無上威能,各色秘術交織在一起,衍化出的各種道紋,更是驚人無比,就連蒼穹都要被轟得搖落下來。
  浩瀚的聲勢和喊殺聲,不絕於耳。
  就連上海都禁不住感到熱血沸騰,有種加入其中,拼殺的衝動感,不過他還是按捺住了,毒修的可怕,他是曾領教過的。
  嗷!
  為首的毒修昂頭一吼,碧玉如晶的軀體噴出了灰暗的劇毒,毒性之烈,連虛空都被徹底腐蝕了。
  後方的上千毒修,帶著渾身劇毒,衝掠而過。只見高空中,佈滿了可怕的腐蝕劇毒,所過之處,一些高手還未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可怕的毒性腐蝕了身體,更可怕的是他們竟然還渾然不覺,依舊朝前衝殺。
  轟轟轟……
  萬毒聖地遺跡上空,衝殺不斷。
  在與毒修接觸的剎那,各大勢力的臉色開始變了,原本信心滿滿的他們,當即遭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毒修的可怕,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軀體堅韌得可怕不說,而且渾身劇毒,只要近身數十丈範圍內,就會被毒性所繞,更恐怖的是,這些劇毒極烈,片刻時間就能令高手喪失反抗能力。
  “這些毒修蘊含的劇毒,遠比我之前收服的還要強得多……”
  上海臉色發沉。不過想想也是,之前的毒修是游離在外的,吸納的劇毒只是外圍的而已,這些毒修方才吸納的可是萬毒聖地七座宮殿化出的劇毒,光是從毒性上來看,二者相差了不知多少倍。
  除此之外,他更是注意到,這些毒修的體魄比起之前的還要可怕得多。特別是為首的二十個毒修,身形比起其餘毒修還要高出一個頭,碧色的軀體內泛出紅、黃和綠這三色斑斕,蘊含的毒性達到了百丈左右。
  無論是體魄還是蘊含的毒性,都遠遠高過於其餘毒修。
  這時!
  一名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衝掠了過來,隻手拍出三萬金屬道紋,幻化出如雨的金劍,瞬息穿透了前方十餘名毒修的身體,將它們轟得肢體殘碎。
  可還未等眾人高興過來,那名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胸口被一隻泛著三色斑斕的碧色手臂穿透而過。
  嘩啦!
  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被扯成了碎片,被轟得肢體殘碎的十餘名毒修掠了上去,身上骨肉蠕動,將天道境界的高人溢出的威能全數吸納,原本破損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出了新的肢體。
  各大勢力的臉色徹底變了。
  毒修竟能吸納被殺死者的威能恢復,那豈不是意味著若不能一次將它們全部斬碎的話,它們就擁有著可以不斷重生的能力,而且它們的身體極為堅實,最差都擁有低階地器的強度,除了地器和大術外,根本就無法傷到它們。
  隨後不少高手震驚的發現,釋放出的法器,隨著不斷攻擊,威能正在逐漸減弱,他們才發現,法器被腐蝕了,這般發現,更是令各大勢力高手的心沉到了谷底。
  各大勢力的高手不斷殞落。
  吼!
  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忽然動了,張開了巨大的嘴巴,猛然一吐,漫天碧色波瀾碾壓而過,水屬道韻凝成了汪洋漩渦,天地之威盡現。
  上百毒修紛紛被碾得支離破碎,為首的毒修早已退到了遠處,但也被震得軀體遍布傷痕。
  “好厲害……這就是荒獸血脈蘊含的大道威能……”上海震驚道。
  縱使位於千丈之外,他都能夠感受得到方才那汪洋漩渦的可怕,恐怕就連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也未必能夠擋得住碧水龍龜的這一擊。
  這只碧水龍龜,在荒獸中排名還只是位列中流而已,而且還沒完全成長起來,若是完全達到巔峰狀態的話,恐怕實力不下於聖主層次了。
  “這就是碧水龍龜的真正實力?”
  寶光道人猛地吞嚥了一口唾沫,神色變得古怪起來,“還好本座當時跑得快,若是被它釋放出真正的威能就麻煩了,看來天一聖地給它孵化的那顆蛋並非是它產的,不然它早就暴怒了,可能是其餘荒獸蛋。這蛋孵化了近一年,都沒動靜……該死的,不會是死蛋吧?要不要還給天一聖地?”
  可惜,這句話是寶光道人在心底想的。
  上海並沒聽到,不然肯定會大為震驚,寶光道人竟膽大的這等程度,連天一聖地所獲的荒獸蛋都敢偷。
  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出手,瞬息殞滅上百毒修,頓時令在場的各大勢力高手信心大增。
  碧水龍龜駕著波濤移上前,口中不斷吐出一道道的波瀾,碾殺著毒修,所過之處,除去為首的二十個毒修外,其餘毒修都無法抵禦,不斷被轟殺,化成碎片砸落在地。
  上千毒修,片刻間,就被碧水龍龜轟殺了近三成。
  眾人此刻才意識到荒獸的可怕,比起道器都不差,難怪天一聖地如此自信,只帶了碧水龍龜前來。連這等恐怖的荒獸都能收服,可以想像得到,聖地到底有多麼強大。
  嗷!
  一聲驚天巨吼突然從萬毒聖地遺跡傳出。
  正在轟殺毒修的碧水龍龜,猛然停了下來,飽含兇戾的目光,透出了深深的戒備,原本正衝掠上來的毒修們,彷彿得到了命令一樣,紛紛停下,然後朝後迅速退去,圍在了萬毒聖地遺跡上空。
  “來了……”
  上海喃喃道。
  他終於知道心中為何不安了,因為方才那一聲巨吼,正是不安的由來。雖然這聲音沒有任何攻殺威能,但卻令他在瞬間如墜萬丈冰窖,發出聲音的,絕對是極為恐怖之輩,很有可能是那位……
  寶光道人一怔,旋即臉色陰晴不定起來,小眼睛中透出了深深的忌憚,以他這等境界,如果察覺不到發出聲音的東西有多麼的可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