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龙品茶论坛

各色光華交錯,透過層層劇毒氣霧,不時還有神龍昂吟,天虎咆嘯傳出。
  萬毒聖地震動得越來越厲害,即將出世的寶物煥發出的異像也越來越強烈,甚至能夠看到星辰交替,日月生輝的奇景。
  寶物出異象,絕對不是一般的寶物。
  如果是法器,至少是天器層次的,要是靈藥的話,至少是九品的靈藥才能生出異象來。
  無論是何種寶物,都是價值極為高昂了。
  各大勢力的高手此刻的心情如何,上海不清楚,但去可以通過一旁的寶光道人判斷出裡面的寶物價值。
  此刻的寶光道人,微張著嘴,一對小眼睛透著異芒,目光死死的盯著七座宮殿上起落的寶物,就差沒直接衝進去了。
  轟……
  驚天巨響從遠處傳來。
  只見天空中一道烏光射出,鑽過層層虛空,破開的虛空碎片竟被烏光不斷吸納入內,烏光越來越大,千丈範圍被其所吸納,如同一方域般,交織的虛空碎片如龍捲般環繞。
  “高階天器……”
  上海吃驚的看著出現的烏光,憑著超乎常人的五感,他看清了那是一件烏黑的破天梭,一名頭髮泛白的老者,就站於破天梭上,此人渾身瀰漫著濃郁的道韻,上萬道紋橫佈在此人身周。
  嗷……
  咆哮聲響起,西面一側升起了一頭背生黑色肉翼,模樣如虎般的巨獸,這是一隻妖族,而且還是擁有純正荒獸血脈的妖族,而此妖族竟被人馴服了,而且還是個五歲的孩童。
  當然!
  那隻妖族上的並非是孩童,而是一名天道境的高人,只不過不知修有何種功法,能讓自己返老還童而已。
  南面,東面……
  各處皆發出了震天巨響,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各方高人,紛紛掠向了萬毒聖地遺跡。
  “這些老傢伙終於忍不住動手了。”寶光道人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前輩還不打算出手?”上海開口問道。
  “先看看情況再說,萬毒聖地內的寶物不知道會不會出來,如果出來再動手也不遲。”寶光道人說完,不再吭聲,不過目光卻始終盯著萬毒聖地遺跡那些寶物所在的方向。
  寶物動人心,更何況是生出異象的寶物。
  唰……
  烏光瞬間穿入了萬毒聖地遺跡五百丈內,而且還在不斷的推進。而那隻飛掠而來的妖族,竟張開了血盆大口,吐出了一顆顆黑色的雷球,這些雷球滾滾而過,將前方的劇毒氣霧全部收攏。
  其餘高人各展能力,不斷的推進。
  位於下方的上海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靈聖巔峰與天道境界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靈聖巔峰根本就無法抵禦劇毒,在沒有解毒靈藥之下,哪怕是進入兩千丈範圍都難,而天道境界的高人竟能憑著自身威能深入到五百丈之內。
  就在為數不少的老怪物即將深入之際,萬毒聖地遺跡上空的各種異象紛紛碎裂,彷彿被一隻從下方伸出的巨手抹除一樣,漸漸的消失得無影無踪了,如此一幕,令所有人都為之一愣。
  咚!
  莫名的鼓聲從萬毒聖地內響起,這聲音彷彿從遙遠的遠古傳來,充滿了滄桑和遲暮的道意,聲音彷彿充滿了無盡的魔力,整個萬毒聖地遺跡上空,當即化出了黃昏餘暉。
  天際間的一絲光亮,逐漸被吞沒,日夜交替的驚人奇景,映入了所有人的心中,令人為之大震。
  萬毒聖地遺跡,徹底被黑暗吞沒了,沒有了一絲光亮,黑暗不斷蔓延而出,彷彿能夠吞噬所有人一樣,所過之處,無人能擋,位於最前方的烏光,瞬間被擠碎了,裡面的高人還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瞬間化為了灰燼。
  死了……
  一名高人,持有高階天器的高人化身,竟被連帶著天器一起殞滅了,眾人臉色霎時一白。
  這時!
  虎型妖族當即轉頭飛掠,但卻是慢了一步,被襲來的黑暗拖住了後肢,原本強壯有力的後肢,彷彿被吸去了血肉,皮和骨頭漸漸的干癟了下來,那名孩童模樣的高人化身嚇得臉色慘白,咬牙脫身而出,但還是被黑暗襲中。
  令人驚愕的一幕出現了,那名孩童模樣的高人化身,在眾目睽睽之下,由五歲的模樣逐漸變成十幾歲,三十歲,眨眼間達到了六七十歲的老頭模樣,雖然模樣萎靡虛弱,但他卻是掙脫了。
  如此一幕,令在場之人都禁不住心中泛寒,到底是什麼樣的法器,竟會衍化出這般可怕的異象,連天道境的高人都擋不住這股威能。
  “是道器……”寶光道人驚呼,一對小眼睛透出難以掩飾的貪婪。
  “道器……”
  上海深吸了一口冷氣,望著被無盡黑幕籠罩的萬毒聖地遺跡,在看到的第一眼,他的臉色陡然一變,趕緊收回目光,心中卻是大為一震,僅僅一眼,他的心神就差點沉陷進裡面。
  咣!
  道器“金道晨鐘”突然響起,大道始音迭連,神舟之上,晨光浮現,宛若大地黎明降臨,一縷曙光出現在黑暗的盡頭,神日露出了一角,萬物始發和滋生的感覺油然而生。
  咚!
  萬毒聖地遺跡內的道器發出了震天鼓聲,一輪昏日呈現在天際之間,徐徐下沉,與“金道晨鐘”展現出的異象相互呼應,而又像是在對峙,散發出來的道更是驚人無比。
  磅礴而宏大的氣勢,令所有人都禁不住渾身顫栗,不敢動彈半分,因為眾人面對的不再是普通的對決,而是兩種大道的對決,就像是兩名站於頂峰上的聖主在對戰。
  兩種異象撞擊在一起,曙光與黑暗迸發出了最為原始的道意。
  這是兩件道器蘊含的天地大道,就像是兩片天地在交織一樣,這已經超出了一般人所能掌控的程度了。
  不少高手,直接從天空墜落而下。
  一些見機快的早已落回到了地面,卻是沒敢妄動分毫。
  就連位於下方的寶光道人,都臉色煞白,無法有太多的舉動,唯恐被絞入這兩件道器的對決中。
  上海憑著太古天魔軀,還能堅持,但卻感受到了無上的壓力,就像是整個天地被抽空了一樣,若不是他的體魄特殊,太古天魔軀自成一方天地的話,如此近的距離下,早就死了。
  雖然二者相互對峙,但明顯可以看出,金器世家的“金晨道鐘”佔據了上風,因為曙光佔據了大半片天空。
  “看來金器世家的‘金道晨鐘’要強一些……”上海咬牙沉聲道。雖然同為道器,但道器之間還是有強弱之分的,這一點他在天罡宗的玉簡中看過一些關於道器的介紹。
  “放屁!金器世家的‘金道晨鐘’,根本就無法與萬毒聖地的道器相比。”寶光道人忽然開口說道:“‘金道晨鐘’原本名為‘晨鐘’,在道器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不過因為受損,被金器世家的聖主重新煉製過,雖然還有道器之威,但威力卻下滑了不少,而且‘金道晨鐘’被金器世家之人操控,自然威能要強得多。”
  “萬毒聖地的道器難道更強?”
  “當然!沒有人操控,那件道器都能與‘金道晨鐘’對峙了,若是有人操控的話,‘金道晨鐘’絕對贏不了……這次撞大運了,萬毒聖地內竟然會有道器‘暮鼓’,此物在遠古時期可是赫赫有名的大道器‘暮鼓晨鐘’中的一個,若是能夠將‘金道晨鐘’一起弄到手,絕對能夠合併成為大道器……”寶光道人目光越加的炙熱。
  “暮鼓晨鐘,大道器?”
  “那是從遠古時代之後,由至高聖主煉製而成的大道器,威能遠在一般道器之上。”
  “至高聖主煉製的……”上海心中一震。
  “本座終於明白了為何金器世家會攜帶‘金道晨鐘’前來了,他們恐怕早就從古文獻中得知了萬毒聖地內有道器‘暮鼓’,而這兩個道器本身就是一體所化,自然會有感應,他們是為了‘暮鼓’而來的。”寶光道人沉聲道。
  嘩……
  虛空中的曙光和初生神日消散了,黑暗與昏日也一同褪去,之前的對決彷彿沒有過一樣。
  轟隆隆……
  神舟碾過虛空,“金道晨鐘”釋放出陣陣大道始音,蕩開了劇毒氣霧。與此同時,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也開動了,駕馭著千丈波瀾,緊隨其後,朝著萬毒聖地遺跡衝去。
  兩大勢力動了。
  其餘勢力自然也不甘落後,紛紛跟隨,與此同時,虛空中浮現出了大量的星門,顯然是各大勢力早已佈置的,就是在等這一刻。
  道器啊!
  擁有任何一件,都足以成為各大勢力的鎮宗之寶,特別是那些實力僅次於聖地的大勢力,若是擁有道器,絕對能夠與聖地相抗衡。
  大勢力都如此了,小勢力豈會落後,而且機緣這種東西,誰也說不准,未必是實力強大,就能獲得道器。
  “小子!我們機會來了!”寶光道人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不過卻是沒有急著動身。
  上海瞪了寶光道人一眼,沒有吭聲,雖然他也想獲得道器,但他卻是清楚,在諸多大勢力面前,他根本就沒任何機會,所以他也沒奢望過,唯一的想法就是先保住性命再說。
  道器“暮鼓”出世,對他來說也是好事,畢竟吸引住了各大勢力的目光,這樣他就不會成為焦點,被四處追緝了。
  “你怎麼不去?”上海指了指前方。
  “急什麼,其餘各大勢力還會來人,現在不是出手的時候。”寶光道人老神在在的說道。那副神情,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上海感覺,雖然寶光道人這傢伙貪婪,但不得不承認,在分寸把握上,卻是極為厲害,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歷,天一聖地似乎對寶光道人還頗有些忌憚。
  星門不斷浮現,各大勢力的高手層出不窮,一出現就紛紛掠向了萬毒聖地遺跡。
  “北境聖地和臨天聖地終於來了,還有其餘兩大萬古世家,現在東荒的大勢力算是齊全了啊。”寶光道人瞇著眼,望著從星門中出現的東荒四大超級勢力的高手們。
  陡然!
  大地轟然一震。
  地底下傳來了一陣驚天的氣勢,以萬毒聖地遺跡為中心,方圓千里之內,交織的道紋化作陣勢從天而降,如同倒扣的巨盆,將整片大地深處都籠罩住了,如此突兀的一幕,令所有人大驚。
  “這……這是什麼……”
  “禁陣……”
  “萬毒聖地遺跡下方,怎麼會埋有如此大的禁陣……我們怎麼都沒察覺到?”
  雖然不少人為之一驚,但大部分高手都不大在意,只要不是絕世禁陣,憑著他們的實力,要破開並不是什麼難事。
  突如其來的禁陣,令上海心生不安起來,這時耳邊傳來了寶光道人的喃喃聲,“聖牢禁陣?萬毒聖地在周邊布下這聖牢禁陣做什麼?打算將踏入此地的人都困死不成?”
  困死……
  上海眉心一跳,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