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西湖妃子阁

金器世家的神舟橫行而過,道器“金道晨鐘”持續發出大道始音,如天地的曙光呈現,橫展在萬毒聖地的高空中。
  天一聖地的荒獸碧水龍龜駕馭滔天大浪而來,渾身遍布遠古道紋。
  猶如繁星般的各個勢力高手緊隨其後,轟隆隆的震響,在萬毒聖地遺跡中來回傳動。
  如此浩大的聲勢,是上海有生以來第一次所見。
  嘩……
  滔天巨浪,晨曦始音交錯,遍布虛空的劇毒氣霧,被紛紛化去,道器“金道晨鐘”與碧水龍龜並齊而至,沾之即死的劇毒之物接連潰散,瞬息已被壓縮到了千丈左右。
  道器和荒獸的強橫,令緊隨後方的各大勢力高手心驚不已,眾人無不眼熱的盯著這兩物。若能擁有其中一物,就算無法縱橫整個大荒世界,也能成為一方霸主。
  當然!
  眾位高手也只是想想罷了,無論哪一樣都不是他們能夠擁有的。
  道器!
  乃是天地大道之器,從遠古至今流傳下來的道器,屈指可數,無一不是各大絕頂勢力的鎮宗瑰寶,根本就沒可能流落至他人之手。
  而要煉製道器,更是比登天還難,光是所需的珍貴之物,連大人物終其一生都無法積全,只有那些傳承萬載以上的聖地和大勢力,經過無數代的積累,才能累積出一套完整的煉製道器材料。
  並且,煉製道器也是要看機緣的,稍有不慎,無數代積累的寶貴材料,一朝盡喪,以至於道器至今極為稀有,只有那些聖主層次的蓋世人物,才有機會煉製並持有。
  至於荒獸!
  天生血脈蘊含先祖強大威能,哪怕是最弱的荒獸,也擁有堪比大人物的能耐。而且荒獸靈智極高,生性高傲,極難馴服。如今荒獸早已絕滅,要尋到一隻荒獸幼獸,比登天都難。
  在道器和荒獸的碾壓下,劇毒氣霧已經縮到了千丈範圍以內了。
  寶光道人早已收斂了笑瞇瞇的模樣,拉著上海朝著深處鑽去,雖然有靈丹,但越是深入,上海越感到體內靈丹的效果在快速消耗,特別是達到五百丈範圍的時候,皮膚開始出現灼熱的刺痛。
  萬毒聖地的劇毒真正威能,上海這才首次體驗到,比所想的要恐怖得多,要知道他可是服用了靈丹,若是沒有服用的話,光靠萬毒獸的蛋液,別說五百丈了,踏入千丈範圍都會被當場毒死。
  “暫時不能再深入了,先在這裡等等。”
  寶光道人停了下來,神色凝重的望了一眼萬毒聖地,一對小眼睛中透出深深的忌憚。
  上海沒有吭聲,而是在想著辦法該如何脫身。
  道器和荒獸太可怕了,竟能將劇毒驅散到了千丈範圍之內,晨曦始音和洶湧波濤交錯,完全壓蓋住了劇毒氣霧,如果繼續下去的話,一旦金器世家和天一聖地降臨,後果就難以設想了。
  眼看著劇毒氣霧不斷被壓制,緊隨其後的各個勢力的高手們滿臉緊張和激動,有的目光更是死死的盯著萬毒聖地。
  這是聖地的遺跡,遺留了不知多少萬年,裡面埋藏的寶物肯定不少,而且能夠被聖地潛藏之物,再差也不會差到哪去,若是運氣好的話,弄到一件絕世瑰寶,這輩子就不用愁了。
  “金道晨鐘”和碧水龍龜繼續碾壓,速度比起之前慢了一半,但是卻沒有絲毫停滯。
  八百丈……
  已經推進到了最後八百丈的距離,原本模糊的萬毒聖地,展露出了冰山一角,懸浮的七座奇特宮殿歷歷在目,任何看到這一幕的人,都禁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並為之感到震撼。
  流傳不知多少萬年了,竟還能懸浮的宮殿。
  這種永恆不落的宮殿,在東荒三大聖地中,也就只有天一聖地擁有一座而已。萬毒聖地竟擁有七座,可以想像昔年的萬毒聖地實力有多麼恐怖。
  漂浮的劇毒氣霧不斷被擠壓,漸漸潰散,被遮掩的萬毒聖地,彷彿被揭開的面紗,漸漸呈現。
  緊隨其後的各大勢力出現了躁動,不少高手神色上滿是興奮之色,除去萬毒聖地外,他們看到了位於三百丈處隱約呈現的寶光,萬毒聖地遺蹟的寶物,絕世古器的下落,沒人不想得到。
  陡然!
  寂靜的萬毒聖地遺跡微微震動了起來,彷彿沉睡已久的龐然大物覺醒,恆古磅礴的氣息撲鼻而來。
  寶光道人神色凝重的盯了片刻,胖臉猛地一抖,神色大變,“快走!”說完,已經拉住了上海,一步踏出,如流光般沖向外圍。
  剛等上海定神!
  身後傳來了噗噗的聲響,像是岩漿冒出的炎泡的破裂聲,但卻遠遠比這更可怕,一聲接一聲,宛如跗骨之蛆,撞擊著他,皮膚上傳來了更為可怕的灼熱和刺痛,不止是身體,就連意識都像要被腐蝕掉了一樣。
  上海身軀微顫,當即意識到,這聲音蘊含著劇毒,而且毒性遠超三百丈,因為體內的靈丹效果正以數倍的速度在下滑,當看到虛空中的一幕的時候,他更是徹底被震住了。
  虛空中!
  猶如繁星般的高手,痛苦的捂著臉,掐著脖子,他們的身體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腐蝕,就像是寒冰遇到的烈火灼燒,先是皮膚化開,然後血肉,骨骼全部化為了烏有。
  更可怕的是,縱使激發出全身威能也沒用,根本抵禦不了這種劇毒。除去金器世家和天一聖地外,上千高手被毒化成了飛灰,一些反應快的雖然退走了,但也無法避免被毒化的下場。
  眼前的一幕,簡直就是修羅地獄。
  被劇毒涵蓋者,根本就沒機會發出聲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毒死,實力弱的還好,瞬間就死去了,而那些實力強的,能夠抵禦一些劇毒的,死得更是痛苦。
  “這是什麼劇毒,竟如此可怕……”上海心顫道。
  “音毒,這是萬毒聖地煉就出來的一種可怕的劇毒,除去服用解毒靈丹外,其餘外物根本無法抵禦。”寶光道人澀然道:“這只是個開始罷了……”
  “只是個開始?”
  “嗯,音毒算不上是萬毒聖地的鎮宗劇毒,最可怕的當屬腐神毒障,此物才能堪稱世間最為可怕的劇毒……”
  寶光道人一邊飛掠,一邊朝後瞥去,小眼珠不時咕嚕轉動,也不知在打著什麼主意。
  上千人瞬息殞滅,而且還是無聲無息的。
  如此一幕,令原本還沉浸在開啟萬毒聖地遺跡,如何分寶物的各大勢力警醒過來。
  聖地!
  特別是萬古歲月之前的聖地,強大無比,遠超現今的聖地,縱使萬毒聖地沉沒了無數個萬年,聖地的尊嚴,並不是一般人能夠撼動的。
  金器世家的神舟,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緩緩停下,沒有再前進分毫,襲來的音毒,被道器“金道晨鐘”給擋在了外面,肉眼都足以看到一波接一波泛起漣漪的恐怖音毒。
  “看來這兩大勢力準備要聯手了……”寶光道人舔了舔嘴唇,小眼睛中透出興奮之色。
  上海已經明白了這老傢伙的打算。
  萬毒聖地的第一重音毒就如此恐怖了,更別說位於里面的腐神毒障,而且這聖地還有一名大人物的屍骸,指不定就是闖入進去被毒死的,寶光道人縱使異寶極多,可也無法以一人之力開啟萬毒聖地遺跡。
  要開啟這個遺跡,也就只有聖地或是萬古三大世家才有可能做得到。所以,寶光道人將他身上的神目寶光放出,就是為了刺激兩大聖地出手開啟萬毒聖地遺跡。
  被算計也就罷了,如今上海身份暴露,再加上被寶光道人挾持,就算掙脫出去,也難逃各大聖地的追殺。
  “你在擔心被他們追殺?”寶光道人似乎看出了上海的想法,咧嘴一笑道:“告訴你,你擔心得太多了。雖然絕世古器極為罕見,威力更是恐怖無比,但是更大聖地根本就無法運用,就算真拿到你的玲瓏玉棺,他們最多只能拿來研究而已。”
  無法運用?
  上海心頭一跳,似乎看到了一絲轉機。
  “你說各大聖地無法運用?”
  “廢話,如果真能用的話,你至今還能活著?你太小看各大聖地了。縱使沒有卦天神目,要將你給挖出來,並不是什麼難事。隨便一位大人物出來,你都吃不了兜著走。實話告訴你吧,其實各大聖地都有至少一件古器。”寶光道人娓娓說道。
  “各大聖地都有?”上海一驚。
  “當然,雖然傳世的古器不多,但以各大聖地還是有的。但是……”寶光道人說到這裡,故意止住了話題。
  “但是什麼?無法運用?”
  “你倒還不傻,沒錯,用不了。你想古器是什麼?那是遠古時代的古族之物。遠古時代的道與我們的道根本就不一樣,就算古器威力無比恐怖,無法催動和運用,與廢鐵又有何區別?”寶光道人笑道。
  “既然如此,各大勢力為何緊追著玲瓏玉棺不放?”上海沉聲問道。
  “剛剛說你不傻,你現在又犯傻了。絕世古器無法被催動,自然如同廢鐵,如果它曾被催動了呢?”
  “你的意思是說,玲瓏玉棺曾被催動過,並破開了萬妖屠仙禁。各大聖地看重的並非是絕世古器本身,而是它曾被催動過,所以打算獲取,然後用以研究催動之法?”
  “嘿嘿!你現在倒又變不傻了。”
  寶光道人說道:“沒有傳出有催動之法的消息前,各大聖地對此關注不會很大,不然你早就被大人物給擒拿了。當然,他們也不會就這麼放棄,如果有機會獲得,他們還是會從你那取的。”
  “我明白了。”上海暗鬆了一口氣,看來事情並沒自己想像的那麼嚴重。絕世古器如果無法催動,那就等於廢鐵。
  唯一的價值,就是催動之法,而玲瓏玉棺只在萬劍墳內催動過一次而已。一次催動,指不定是意外,也可能是萬劍墳這塊特殊之地引起的,除非能夠再催動第二次,不然各大勢力是不會將焦點集中在這一塊上。
  如今萬毒聖地遺跡現世,相比起玲瓏玉棺,各大勢力會更加關注這一塊。
  “小子,你也別高興太早,各大聖地不對玲瓏玉棺太過上心,是因為他們有古器,知曉此物的特殊,其餘勢力未必清楚。關于玲瓏玉棺的傳言越誇越大,恐怕你日後麻煩不小……”寶光道人咧嘴笑道。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上海哼了一聲。
  “那倒是。”
  寶光道人眉毛一挑,點了點頭。
  轟!
  萬毒聖地顫動的越來越厲害,漂浮的七座宮殿上,呈現出了光華四溢,寶光瀰漫的景象。
  一些器物的虛影,浮現而出,偶爾還會有異象伴隨。
  如此一幕,令在場的各大勢力猛吞口水,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是萬毒聖地埋藏的寶物,而且很有可能要出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