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上海论坛BRE

在冷一航專心煉製無盡禁器之時,上海取出了那一尊小鼎,盤膝坐在不遠處,目光盯著鼎內。
  原本三顆消耗的雷精,在吸納了裡面的天雷宿老無意打入的天雷威能後,已經恢復如初了,和其餘的二十三顆雷精,正在一點點的吸納著剩餘的天雷威能,每吸納一絲,都能明顯感覺到它們威能的增強。
  本來只有小指頭大小的雷精,此刻已經達到了拇指大小,體型增加了一半左右,但威能卻是增強了無數倍。
  仔細觀看的話,會發現這些雷精的顏色比起以前更濃了,如同粘稠的濃霧一樣,在中央部位還有著絲絲淡紅色的電光閃爍而過,這是存在百年以上的雷精才具有的異象。
  而達到千年的話,雷精整體會變得如同液體一樣粘稠,內部的電光會化成雷紋,屆時會帶有天雷之威,哪怕是靈王境界的高手,也能在瞬息滅殺,若是達到萬年的話,將會化成雷靈。
  駕馭神雷的雷靈,哪怕是靈聖境界的高手,也不敢輕易去觸碰。
  只是成為雷靈的條件極為苛刻,需要大量雷電之物來滋養以縮短時間才行,可這雷電之物極為難尋,頗耗費時間,運氣好的話,上百年也許就能成型,上海也沒奢望過這一點,反正先滋養著,等雷精吸完這裡面的天雷威能,應該足以成為自己的一大殺手鐧了。
  在鼎的另一側,則是上海之前收納的三名妖族長老的異血,說起來,這個小鼎也頗為奇特,裡面存放的異血蘊含的威能如初,沒有絲毫減弱,就像是剛剛採集到的一樣。
  沒有多想,上海倒出了一些異血。
  之前他不敢煉化,是因為當時境界才只有靈師三境巔峰,在上一次感悟和印證冷一航的道紋後,吸納大量的天地元氣,突破到了靈師五境,太古天魔軀的威能增強了不少。
  如今,可以嘗試一下煉化了。
  紫色的異血落入手裡,上海頓時右臂一沉,差點將異血灑落在地上,好不容易才將它穩住,心底卻暗暗咋舌,這異血僅僅只有一滴,竟然就擁有了數千鈞的重量。
  要不是太古天魔軀足夠強悍,換做常人用手去接這異血,恐怕手臂早就被震斷了。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
  這異血來自於妖族長老,而那三位妖族長老顯然都是遠古荒獸後裔,雖然血脈早已稀薄,擁有的威能更不及先祖荒獸的萬分之一,但僅僅只是萬分之一,蘊含的威能也是十分可怕的了。
  根據古籍記載,遠古時期,有些體魄恐怖無比的荒獸,蘊含的異血就重達萬萬鈞,一滴都能震跨一座山脈,總是削弱了萬分之一,遺留下來的至少也有萬鈞左右的力量了。
  “當初那位妖族長老雖達到靈王境界,但卻是無法完全發揮出這異血的全部威能,不然的話,哪怕是破虛宗子也未必能夠如此輕易將他們斬殺……”上海心中喃喃道。
  如今的妖族已不復當年先祖荒獸之威了,不然他們何必在面對北境聖地和九大派的時候,還要東躲西藏,說明妖族早已沒落,這一次前往萬劍墳,應該是打算找到聖主遺留的驚世秘藏,以此來興復妖族。
  不過,妖族的存亡,與上海沒多大關係,現在他所想要做的就是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面對天雷宿老時,那種無力感,令他深深的意識到了,實力的重要性,沒有力量,就無法掌控自身的命運,誰都能欺辱自己,誰都能隨手捏死自己,唯一能夠依仗的也就只有自身的不斷變強。
  “修羅血刀”運轉而起。
  上海手中的異血逐漸化去,一絲絲異血精華,透過他的臂膀,緩緩的湧入體內。
  嘭……
  體內傳出陣陣巨響,渾身肌肉猛然發緊,一根根青筋不斷迸露而出,骨骼發出咔嚓咔嚓的脆響,彷彿被某種無形的可怕力量擠壓,幾乎快要爆碎了一樣,就連血肉都要被崩碎了。
  上海的額頭上佈滿了冷汗,臉一陣紅一陣白,口鼻急促的吸著氣,此刻的他正在承受著異血威能帶來的衝擊。
  這異血不愧是靈王境界的妖族高手所留,具有的威能極為可怕,僅僅一滴,吸納和煉化就如此痛苦,若不是太古天魔軀足夠強橫的話,換做常人早就被震死當場了。
  他也想過,像以往一樣用其餘廢棄物來抵消異血蘊含的威能,但最後還是放棄了,因為他發現,廢棄物在削弱異血的威能的時候,也在減少異血蘊含的血煞之力,這樣做的話,等於在浪費異血。
  良久!
  上海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漲紅的臉恢復了正常,看了一眼體內,神色露出一絲欣慰。
  果然,以身體吸納異血,增長的血煞比想像中的要多得多,原本一滴只能增長三四道,但這一滴卻讓他增長了九道血煞,雖然承受了不小的苦楚,但對他來說,很值得。
  要知道,血煞凝聚越到後面,就越難,對異血品質的需求也就越高,一滴異血能增長九道血煞,已經算是非常多的了,小鼎內的異血雖不多,但也有一個小盆的量。
  繼續!
  上海倒出了一滴,繼續痛苦而快樂的吸納著,隨著最初的痛苦,他逐步適應,到後面已經麻木了,體內的血煞不斷增多,一道接一道,在他的周身來回流轉,盤旋在小腹處的血煞凝聚的越來越多。
  一道又一道的血煞凝成。
  不知過了多久,上海的身體幾乎都快變成血紅色了,彷彿從血池中撈出來的一樣。
  呲呲……
  周邊的氣流受到了莫名的力量引動,迅速旋繞而起,原本無形的氣流,彷彿被浸染了一樣,變成了血紅色,一絲連一絲,顏色越來越濃,彷彿絲狀的血刃逐漸成形。
  隨著時間推移,積累的血刃逐漸增多。
  最後一滴異血煉化的剎那,彷彿一滴水落入了沸騰的油鍋中一樣,體內的血煞翻騰了起來。
  咻……
  三千血煞衝射而出,在上海的頭頂上方,凝聚成為了三道巨大的血刃,強盛至極的殺念,令周邊徹底禁止了下來,蘊含著強大凶威的血刃,沖天而起,帶著斬天破地的可怕威能,瞬間切開了虛空。
  正在一旁煉製無盡禁器的冷一航,目光一凜,迅速轉過頭,當看到環繞在上海身周的三道散發無上殺念的兇威血刃的時候,神色微微一變,在他眼中,這三道血刃的威能是無法威脅到他的,但是上方的極致殺念,卻令他徹底動容了。
  “這是修羅血刀……”
  冷一航目露詫異,旋即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林兄弟竟學會了這等可怕的功法,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他的潛力……”此刻的他目光變了,此刻的上海已經在他心中升到了同等地位。
  修羅血刀!
  雖然冷一航沒有見過,但卻是聽聞過。
  乃是萬古歲月之後,一名赫赫有名的人物根據天書領悟出來的血殺天道功法,這個名為修羅的人物,在三千年前極負盛名,特別是在中荒內,兇名赫赫,哪怕是中荒的四大修煉聖地的執掌者聽聞到這個名號,都聞之色變。
  據說在當年,此人只是一名靈聖境界的高手而已,但卻在機緣巧合之下,獲得天書一卷,苦修三十餘年,領悟出血殺天道功法,並以此命名為“修羅血刀”,傳聞中,此人曾在靈聖巔峰境界時期,遭遇到一名天道初境的仇家尋仇,而此人只用了一刀,就斬殺了那名天道初境的巔峰高手。
  從此之後,修羅血刀之下,無一活口,而死在修羅手中的人物,聽聞還有聖主這一層次的,當年風光無限,所過之處,無人敢與之為敵,而此人所憑的正是“修羅血刀”這一套罕見的血殺天道功法。
  之後,修羅便不知踪跡,再也沒人聽聞或是遇到過他。不過,這套“修羅血刀”的功法卻是傳承了下來,曾一度引起中荒的各大勢力血拼和搶奪,最後被其中一個聖地獲得。
  可是,此功法極為詭異,那個聖地傾盡了所有絕頂天賦的子弟,都無人能夠學會,就算有那麼一兩個,只修到上百血煞,就無法再進一步了,最後從一名隱世奇人口中傳出,此功法邪異無比,非真魔不可學。
  聖地依舊不願輕易放棄,嘗試了五六代弟子後,依舊沒有任何成就,無奈之下只好將此套功法捨棄。
  三千年來,此套血殺天道功法傳遍了大荒,但能夠學會之人,寥寥可數,而能將之修到百煞之上,更是無比罕見,而達到千煞者,數千年來,從未出現過一個。
  有人曾說,修羅所留的“修羅血刀”是故意修改過的,並不是正確的“修羅血刀”,不少人都相信了此事,以至於“修羅血刀”流傳雖廣,但卻極少有人會去嘗試修煉。
  三千血煞……
  冷一航都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眼前這位新任兄弟,給他帶來的驚喜實在太多了,才靈師五境的實力,就已將“修羅血刀”修煉到了三千血煞的程度,若是境界再高一些,達到靈聖境界的話,憑著這套血殺天道功法,同階之中,除去各大聖地傳人和天賦異禀的宗子外,鮮少有人能與之抗衡。
  更何況,上海不止學有“修羅血刀”,而且還早已領悟自然道韻,以靈師境界凝出靈識,更是學會了“萬罡殿”的鎮殿奇功,假以時日,成就恐怕不在當初威嚇整個中荒的修羅之下。
  綻開的三柄血刃,在升至高空後,緩緩的落了下來,從上海的腦門後方重新回到了小腹中。
  雙目一睜,無邊的殺威閃爍而過。
  承受的痛苦總算沒白費,上海吐出一口濁氣,三道血煞之刃,每一道都擁有著靈王一界的威能,三道齊發,哪怕是靈王一界的高手,也別想輕易避開這一道攻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