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私人高端SPA

死了……
  一位靈王一界的高手,就這麼死了?
  青炎等人喉嚨鼓動,臉色泛白,難以置信的看著被斬成兩半,從天空砸落而下的禿頂老者。
  這可是靈王一界的高手,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如果被高境界的對手斬殺,他們倒還不至於這麼心澀,關鍵是,禿頂老者是被一名靈王五境的傢伙給親手斬殺的。
  雖然禿頂老者輕敵在先,但不管怎麼說,他畢竟是靈王一界的高手,被比自己差了整整一個境界的高手擊殺,而且還是在短短兩個呼吸之間,哪怕是五行族的絕頂天才,也做不到這一點。
  這等可怕的威能,不比聖地那些嫡傳的聖女和宗子差多少,甚至還可能在他們之上。
  “能夠瞬間斬殺高一境界的靈王一界高手,下方那個傢伙定然擁有強大的重寶……”青炎沉聲道。
  “重寶……”
  其餘三名靈王境界高手眼中的驚恐之色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滿眼的炙熱,活到他們這等年紀和境界,自然清楚重寶的重要性,持有一般的重寶就擁有越階斬殺對手強大威能,若是再強一些的,甚至越兩階。
  靈師五境,就能越一個境界斬殺靈王一界的高手,沒人相信對方是依靠自己的實力,絕對是獲得了某種強大無比的重寶。
  這等寶物在靈師五境的傢伙手裡就能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威能了,若是在靈王境界高手的手裡,縱使就是面對靈聖境界的高手,也可能有一戰之力,在這妖魔戰場內,靈聖境界的高手已經是最頂端的存在了,若是能夠抗衡的話,說不定收穫會更大。
  別說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哪怕是說出這句話的青炎,都禁不住一陣心跳加快。
  “此人守住這座山谷,定然是發現了什麼,有可能還有重寶出世。他手上持有的重寶,定有限制,無法連續發揮出強大的威能,不然先前也不會冒充破虛派子弟,打算將我們驚走。”青炎分析道。
  “青道友說的沒錯,方才山谷出現異象,而我等放出靈識查探,卻被山谷所阻,定是有重寶出世。”
  “此人境界不足,難以發揮出持有重寶的威能,我們四人聯手出擊,分化重寶威能,等將此子斬殺之後,再商討分配他身上的重寶,大家覺得如何?”
  “行,就這麼辦。”
  青炎等人很快達成了協議,四人迅速分開,其中三人繞飛了一段距離,將四個方位全部堵截,以免下方的靈師五境高手逃脫,至於此人的生死,早已在他們執掌中。
  “讓老夫先來。”
  青炎臨空攝下,雙目閃耀著灼熱的火芒,長袍獵獵作響,原本枯瘦的身段,迅速膨脹變大,乾癟的肌肉漲大起來,枯槁老皺的皮膚猶如玉質般光滑剔透,渾身骨骼啪啦作響,像是爆豆一樣。
  這是他一直修煉,但卻極少施展出來奇功。
  哪怕是三位與他相交多年的靈王境界高手,見到青炎此刻的變化,也不由大為吃驚。
  “煉火渡身功,他竟將此功法修成了……”
  “青炎這老狐狸,竟然偷偷將這最難學的煉火渡身功練成了,而且還瞞了我們這麼久,難怪他之前信誓旦旦的說,此趟進入妖魔戰場,有很大的把握能夠全身而退。”
  “此功法極是玄妙,據說乃是火族的一名聖祖遺留下來的絕頂神功,修煉之後,全身威能融入肌體之中,每一個舉動都有千鈞之威,體魄更是堪比中階玄器,難以破除,更別說與之相敵了……”
  三位靈王境界的高手臉色有些難看,青炎率先出手的舉動,赫然是打算獨攬那件重寶,就算他們現在想要追下去,也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先看情況,再做下一步打算。
  呲……
  青炎身如青銅,整個人就像流星墜地般,震得虛空不斷晃蕩,雙掌舞動之下,更是震得空間轟隆作響,這每一掌推出,都有千鈞威能,有著強大體魄支撐,他無所畏懼。
  “是你……”當看清下方之人的面容的剎那,青炎臉色驟然一變。
  “好久不見了。”上海咧嘴一笑。
  “混賬小子,我三弟在何處?”青炎怒喝道:“你到底把他怎麼樣了?快將他交出來。”
  “他?死了。”上海說道。
  “死了……”
  青炎一怔,旋即神色變得陰冷無比,豆大的眼珠中,兇芒閃現,濃郁的殺意破體而出,“你殺了我三弟,我定讓你生不如死。”
  說話間,他的雙掌轟轟的砸落而下,每一擊都震得方圓百丈轟隆作響,為了不讓上海施展出重寶,他直接欺身而上。
  雙拳微微一捏,磅礴而宏大的威能,從體內溢出,上海嘴角噙著一絲冷笑,如果對方用秘術的話,他倒還擔心,可若是拼體魄,他完全不懼,縱使青炎實力比他高一個境界。
  雙拳橫空砸出,拳頭上神芒環繞。
  太古天魔軀的優勢徹底顯現而出,可怕的體魄支撐下,雙拳與雙掌撞擊在一起。
  源源不絕的威能,從身體的深處衍生而出,上海完全被金色光芒包圍,像是金甲天神降世,雙目中精芒閃耀不絕,渾身上下的魔紋,瑩瑩流轉,越加顯得不凡,每一拳轟出,都像要將整個空間給徹底震碎一樣。
  嘭嘭嘭……
  拳掌交擊。
  看得上方的三名靈王境界高手瞪目結舌,一個個嘴巴張得大大的,眼珠幾乎都要瞪出來了。
  這太不可思議了。
  區區靈師五境的傢伙,體魄竟不比修煉了煉火渡身功,實力達到靈王一界巔峰的青炎差多少,若不是親眼所見,他們幾乎都不敢相信,真有人能夠以低一個境界的體魄,對抗高一個境界的煉體高手。
  太可怕了……
  這個小子到底修煉的是何等神功?區區靈師五境,就能越一境界對敵而落於不敗,若是達到靈王境界呢?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彼此面面相覷,難掩目光中的震驚。
  相比起三名靈王境界高手的震驚,青炎更是驚駭和難以置信到了極致,每一掌拍在對方的身上,感覺就像是打在高階玄器上一樣,不但難以震傷對方,反而還被對方反震。
  這也就罷了,每一掌的千鈞威能壓在眼前這小子身上,都會被他這古怪的體魄給消除掉。
  更為可怕的是,此子的體魄強橫度,遠遠在他之上,若不是因為兩者境界相差了整整一境的話,單憑這等可怕的體魄,都足以將他震殺。
  隨著不斷交手,青炎從最初的驚駭,漸漸的生起了懼意,當初他追殺這小子才多久,才不到數個月的時間,那時這個小子東躲西藏,幾乎沒有絲毫還手之力,而此刻竟憑著可怕的體魄,比他低一個境界的威能,與他勢均力敵。
  若是再放任這個小子成長下去的話,不用三年,五行族內將無人能夠壓制此子。
  青炎越想越懼怕,有些後悔了,但是此刻,他必須得轟殺這個小子,不然若是放跑了這小子,今後死得將會是他。
  “諸位,這小子體魄特殊,不易擊殺,若是讓他祭出重寶,我等恐怕要費一番手腳了,快快一起出手,先震殺此子。”青炎趕緊喊道。
  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雖然有些腹誹青炎的做法,但他們也明白,必須得先聯手解決掉這個小子,當即三人飛掠而下,從三個方向同時出手。
  來了麼?
  上海雙目一閃,他特意與青炎交手,等的就是這一刻,體內的所有血煞飛掠而出,一千八百多道血煞齊齊發出的威能是何等可怕,之前的禿頂老者就是被這些血煞斬殺。
  面對這些可怕的血煞,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頓時不敢硬碰,紛紛回手躲避著。
  呲!
  三道古怪的電弧憑空而現,化作了三柄小劍,射入了三名靈王境界高手的眉心中,在那一瞬間,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身軀猛然一僵,失去了對自身的控制,只見一個器物被上海丟出。
  “無盡禁器……”
  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勃然色變,但因為靈識被沖擊,難以動彈分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攝入到無盡禁器之中,三人當即被封存在了這一個無盡禁器內,遭受成千上萬的禁制禁錮。
  青炎的臉色都發青了,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小子竟有如此多的驚人手段,更持有秋家的無盡禁器,除此之外,這小子對機會的把握和算計更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先是與他對敵,以奇特的體魄逼得三名靈王境界高手出手,然後再用血煞打亂他們出手,最後再用靈識衝擊,這每一步都算得極為準確,以至於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還未發揮出威能,就被無盡禁器給封住了。
  五名靈王境界高手,一死三困,如今只剩下青炎一人,這讓他越加感到無力,沒有多少心情再戰下去了。
  “送你一樣東西……”上海取出了一尊小鼎,左手猛地拉住了青炎,五指如同巨鉗一樣,將他困在原地,三顆泛著電光的球型物體,閃爍著恐怖的威能,朝青炎射去。
  “雷精……百年雷精……”青炎嚇得臉色發白,猛提起威能,可他的威能已融入了體魄裡面了,哪怕體魄再強,也比不上太古天魔軀,根本無法甩脫上海的五指。
  啊……
  青炎慘叫連連,在閃爍的電光之下,身體如同冰遇到了烈火,迅速被消融。這百年雷精的威能本來威能沒這麼恐怖,但小鼎內卻擁有一絲神雷天火,吸納了神雷天火後,雷精的威能遠超以往,別說青炎,哪怕是靈王二界的高手,也難以在雷精的衝擊下抱住自身。
  待到青炎化為灰燼後,三顆雷精黯淡了一些,被上海收回到了小鼎中,繼續存放滋養。
  看了一眼無盡禁器,此刻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正疲以應付裡面的禁制,一時半刻是無法掙脫出來,上海彷彿虛脫了一般,癱坐在地上,臉色泛白,眉心不斷跳躍。
  獨身一人對付五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還真是不容易,不但底牌全出,而且還要擔心中途出現變故,一旦出現任何變故,他絕對是有死無生,如果不是因為自身底牌足夠的話,也無法轟殺五名靈王一界的高手。幸虧,這其中沒有靈王二界的,否則結果將會改變。
  三道劍識的施展,令上海的靈識全部耗光,頭部劇痛得厲害,靈核損耗過大,甚至差點因此而開裂。
  現在終於可以歇息了。
  上海喘了一口氣,正打算運轉“天罡神訣”恢復靈識,虛空突然被撕碎了,漫天狂雷從中激射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